“夺回她姓名”:乔治·艾略特等25位女作家将以真名再版著作

2021-09-14 15:01:25

编译丨肖舒妍
 玛丽·安·埃文斯在19世纪中期采用了乔治·艾略特这个笔名,以确保她的作品获得重视。《米德尔马契》最早在1871年至1872年分为八部出版,但从署上她的真名。埃文斯表示,“我决定使用笔名继续隐藏身份,因为笔名既能保住一切好处,又不会带来名誉上的麻烦。” 而她的合伙人乔治·刘易斯(George Lewes)认为,“匿名是为了让人们根据这本书本身的价值来评判它,而不是把它看作一个女人的作品,或者某个特定的女人的作品。” 为了纪念百利女性小说奖成立25周年,该奖项的赞助商百利发起了“夺回她姓名”项目,《米德尔马契》被票选为英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小说,将署上埃文斯的真名重新问世。
“夺回她姓名”系列丛书,图片来源:百利女性小说奖
 此次入选的25部作品,其中一些已经久负盛名,如《米德尔马契》和维奥莱·佩吉特(Violet Paget)的超自然小说《幻影情人》(A Phantom Lover)。佩吉特的笔名是弗农·李(Vernon Lee)。此外还有19世纪作家阿曼蒂娜-露西-奥萝尔·杜班(Amantine-Lucile-Aurore Dupin)的《安蒂亚娜》(Indiana)。杜班以乔治·桑(George Sand)闻名,喜爱穿着男装、在公共场合抽雪茄并肆意出入当时禁止女性进入的场合。 还有一些作品是在被遗忘多年后重新提起的。比如《基调》(Keynotes),一本1893年出版的女性主义短篇小说集,内容包括对于女性性取向的公开讨论。这本书的作者为玛丽·布莱特(Mary Bright),她以乔治·埃格顿(George Egerton)的笔名发表了这些作品。她曾语带讽刺地表示:“我意识到,在文学领域,男人做的每件事都比女人希望模仿的要好。”她还透露了一个小秘密:“女人的私密领域是像她自己所知道的那样,而不是男人所喜欢想象的那样。” 弗朗西丝·罗林·惠珀(Frances Anne Rollin Whipper)在1868年以笔名弗朗克·A.罗林(Frank A Rollin)出版了《马丁·R.德拉尼的公共生活》(The Life of Martin R Delaney)。她是第一个出版传记的非裔美国人。诗人Fatemeh Farahani在19世纪的伊朗以笔名Shahein Farahani出版诗集。以阿诺德·佩特里(Arnold Petri)为笔名的安·佩特里(Ann Petry)是第一位单本书销量超过100万册的非裔美国女作家,她凭借自己1939年出版的第一步短篇小说集《小屋俱乐部的玛丽》(Marie of the Cabin Club),入围榜单。 “夺回她姓名”系列丛书可以免费下载电子书版本。赞助商百利表示,希望借此项目,给予作者“应有的知名度和声望”,并鼓励人们针对“女性在出版业面临的持续挑战,以及导致作者使用笔名的诸多原因”等问题展开新讨论。 凯特·摩斯(Kate Mosse)
 “这是为了纪念那些为我们开路的女性,不论当时的她们最终是否出版了自己的作品。”小说家凯特·摩斯(Kate Mosse)说道。25年前,她不满于布克奖(Booker prize)入围名单全部为男性作家,而创立了百利女性小说奖。 摩斯认为,女性作家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隐藏自己的姓名,“一种想法是要隐藏自己的女性身份,因为女性出现在公共领域是不合适的。但就在不久前,马拉拉·优萨福扎伊(Malala Yousafzai)因胆敢上学而遭塔利班枪击。很明显,有些女作家因为害怕受到男性亲属和国家的迫害而隐藏了自己的身份——她们的作品会给她们带来麻烦。” 这次活动的目的,如摩斯所说,是为了确保“在书架上可以看到女性作家的名字”。“如果她们的身份被隐藏,就显得这些书都不是女人写的一样。过去书架上只有一排排男性的胡子,偶尔才会出现一位女性。这个系列是为了纪念一些女性,她们如此杰出,却从未真正拥有过自己作为女性的权利。” 来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20/aug/12/george-eliot-joins-24-female-authors-making-debuts-under-their-real-names 编译丨肖舒妍编辑丨董牧孜校对丨陈荻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