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浩存:“谋女郎”这三个字意味着我要更努力

2021-09-14 15:01:23

<,就换掉了“弹舌”。刘浩存:对,我一口气把杯子里的“不共戴天”都喝掉了。不过,实际上是颜色相近的饮料混合而成,味道也不太好。
“干了这杯‘不共戴天’”。
刘浩存:蒙太奇那段,马小远和韦一航幻想在委内瑞拉天使瀑布旅行,那场戏拍了很多条,最后淋得像落汤鸡一样,鞋子里灌的都是水,挺好笑的。
新京报:去影院看《一秒钟》和《送你一朵小红花》,会以普通观众的视角代入剧情吗?
刘浩存:会,这两部作品我都有在影院看,跨年那天我也去看了“小红花”的首映,以第三视角跟大家一起看自己演的电影,感觉很神奇很特别。
十年舞蹈没白学
刘浩存生长在一个被爱包裹的家庭里,爸爸妈妈都很支持她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刘浩存的妈妈很喜欢跳舞、弹琴、唱歌和拉手风琴,受妈妈影响,她从4岁就开始学习跳舞。她笑着说,可能是有基因影响吧。她觉得学舞蹈很美,很有气质,即便要经历压腿的疼痛,也还是坚持了下来,并考上了北京舞蹈学院附中,之后又进入了北京舞蹈学院。
在成为演员前,刘浩存曾学了十年的舞蹈。
从学舞蹈,到踏入演艺圈,刘浩存经历了一次很重要的人生选择——到底要不要做一名演员?在第一次见张艺谋导演时,她就被告知很有做潜演员的潜力,其实当时她并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潜力,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对表演产生了兴趣,想尝试一下,而且舞蹈和影视表演在她看来,无论是在内心情绪,还是身体形态的塑造上,都是相通的。“我觉得舞蹈对自己的帮助非常大,十年没有白学,在影视表演上还是能用上。”
之前将刘浩存从北京舞蹈学院附中发掘出来的副导演曾问过她,如果没选你,你现在会在做什么?一瞬间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当时她还在读大学,毕业后就做了演员,无缝衔接,没有考虑那么多,所以她觉得自己挺幸运,毕竟现在工作不太好找。刘浩存:可能是小鹿吧,因为感觉小鹿比较活泼,我也比较活泼,哈哈哈。刘浩存:耳朵。刘浩存:我确实比较乖,但这个乖不等同于文静,而是不太会让爸妈操心。我是那种比较阳光开朗的性格。
做演员要懂得感恩
入行两年半,每拍摄一部作品,刘浩存都能感觉到自己在成长。她会给自己设定位,然后朝着那个目标去实现。她想成为一个好演员,就像买票坐在电影院里看电影一样,是有仪式感的,演员的脸在银幕上会被放大,观众认真看你的表演,是件很幸福的事情,要尊重自己的职业,懂得感恩。
刘浩存

一出道,便站在高起点上,刘浩存心态却很平和。对于之后的接戏标准,她还是会先看剧本,根据自己的喜好,希望接的角色都能不太一样,每次都有一点儿新鲜感,最好是有点儿个性的角色。
《一秒钟》《送你一朵小红花》的接连上映,以及随后的各种采访、拍摄,也让刘浩存感受到了作为演员的工作节奏。采访当天,她刚参加完一场活动,之后便是满满当当的采访,一直到晚上10点,嗓子都有点儿哑了。她说,唯一的愿望就是能早点儿收工回家睡觉。
新京报:如今有很多表演类综艺节目,邀请你的话会去参加吗?
刘浩存:现在找过来的主要都是剧本,别的节目找我的比较少。因为工作忙,目前主要还是以拍戏为主。
新京报:据说你爱好养生,主张“少玩手机多喝水”,你是比较传统的人吗?
刘浩存:我其实就是简单地想让自己多喝点儿水,因为喝水对皮肤好,我的工作需要考虑到这些。
新京报记者 滕朝 艺人供图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