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小鹿:伶牙俐齿不是为了一争高低

2021-08-28 14:37:27

《奇葩说》第七季第五期,辩题是“妈妈疯狂应援男明星不着家,我该不该阻拦她”。拿到这道题目时,辩手小鹿敏锐地觉察到了背后对女性的刻板印象——爸爸不着家理所当然,孩子不着家情有可原,妈妈不着家就成了众矢之的。这激发了她的表达欲。“有烛光里的妈妈,为什么不能有灯牌里的妈妈?”“男人至死是少年,女人为啥就不能至死是少女?”,小鹿频出金句,上了热搜。而这道题,也是她自己想表达的。她真心觉得,自己的妈妈如果能有一些爱好和快乐,去做一些所谓疯狂的事情,她会很开心。

 小鹿
有网友从小鹿的辩论中解读出了“女性视角”,小鹿说,自己不会刻意强调所谓女性视角,这是内容里自然而然带出来的。因为本身作为女性,很自然地看东西就是会有女性视角,她想写的就是自己遇到的事情或者困扰,在舞台上把这些讲一讲。 从法律系研究生到脱口秀演员,到《奇葩说》的人气辩手,小鹿想做的事情都做到了,她对自己的喜剧能力还是比较有自信的。在她看来,《奇葩说》跟脱口秀多少是有一些共通的,都是语言表达,脱口秀的能力对《奇葩说》的表现也能起到帮助。“喜剧和幽默我觉得不是天赋是一种技巧,我的技巧有在不断提高,这就让我觉得很快乐。” 成长:看到《艾伦秀》想做脱口秀 在参加《奇葩说》之前,小鹿已经在北京做了六年的脱口秀。当年还在西南政法大学读研二的时候,按照原本的规划,小鹿准备考博,之后当个大学老师。但准备考博期间,压力很大,而且觉得人生的无限可能被限制了,以至于会产生“这么过完一辈子太无聊了”的想法。刚好那时候小鹿看到《艾伦秀》,觉得太酷了,这样的语言表达是有魔力的,所以就去了北京,想要在北京扎根做脱口秀。 在考博当老师、律师和脱口秀演员之间的职业选择中,小鹿并没有纠结,如今回忆起来,这个选择很简单,就是想做这件事情,能做脱口秀的同时养活自己就很开心了。家里人当时是不知道小鹿去做了脱口秀的,小鹿瞒了他们三年多,后来他们看到小鹿的专场海报才知道。家人也知道拦不住她,本来小鹿就是一个表面上很乖,其实很倔强的人。 转向脱口秀后,小鹿表现出了很强的适应性,几乎没有过上台后大脑一片空白的情况,即便偶尔会卡住,后面还是会想得起来。而小鹿也始终保持着适度的“紧张”,这说明自己对舞台有期待和向往。小鹿
 《奇葩说》:这一季辩题更贴近年轻人 从脱口秀到《奇葩说》的舞台上,对于小鹿而言,尽管都是靠“说”来表达自己,但还是有很大不同。脱口秀的本质是为了让人笑,而辩论的本质是为了说服别人,目的不一样,所以也需要一定的调整和适应。 作为这一季的“新奇葩”,小鹿本来对参加线上节目是比较纠结的,担心参加了线上节目就没有精力在线下一点点磨能力了,但今年她觉得自己能力已经差不多具备了,可以来尝试一下了。小鹿说,《奇葩说》的舞台她适应得还不错,而且这个节目也激发了她一些关于好笑的表达和严肃的观点之间平衡的思考,有学习到一些东西。 也有选手表示,这一季《奇葩说》的题目比较“琐碎”,没有“美术馆救画还是猫”那种宏大的辩题,在小鹿看来,好的辩题都是以小见大,考验辩手“小题大做”的能力,宏大的议题也未必就一定能带来参考价值,“所以我觉得这一季辩题更贴近年轻人的所思所想,我很喜欢我打过的每一道辩题。”
小鹿在《奇葩说》妙语连珠。
 创作:要是不够勤奋,灵感也不会来 《奇葩说》舞台上的小鹿犀利、尖锐、幽默,演员台上台下还是比较不一样的,小鹿觉得自己在台上能够给大家带来快乐,在台下是非常普通的一个人,生活里还挺安静的。 从2014年到现在的六年多里,在《奇葩说》的舞台之外,小鹿持续着脱口秀生活,她个性果断又简单,喜欢的事情就去做。相比于说服别人,小鹿更喜欢脱口秀式的表达。“脱口秀或者喜剧的形式是一种更好的沟通方式,能让大家更容易听得进去,更好地接收到你的观点。”  那种所谓创作上的瓶颈期,对小鹿而言几乎不存在,她从来没有写不出段子的状态,小鹿说,自己很勤奋,即便写不出段子也会坚持写,“反正我就一直处于一个很努力的状态,不靠灵感,我觉得你要是不够勤奋,灵感也不会来。” 生活:能不冲突就绝对不冲突 小鹿之前在《奇葩说》里谈到过女性过于幽默会消解性感,但对小鹿的男友而言,他觉得小鹿的幽默是一件很有魅力的事情。在传统审美观念里,经常制造出“哈哈哈”效果的女性通常不会性感,哪怕她长了一张性感的脸。但小鹿认为,慢慢地大家会意识到这是一种新的性感,会拓展对性感的认知。 生活中,小鹿是能不冲突就绝对不冲突的人,伶牙俐齿只用来抛梗接梗;她跟男朋友不吵架,两个人在一起,谁赢不重要,重要的是快乐,“我们都很相信这一点,所以首先是很少有冲突,其次是,有了基本都能及时沟通解决。” 上了《奇葩说》之后,小鹿没来得及感受“成名”,现在忙着做公司接的编剧项目,她是主编,带着18个编剧的团队在忙一个很重要的项目,时间紧张,内容要求高,所以《奇葩说》之后,小鹿忙主要是做幕后编剧工作。在小鹿看来,往宏大了说,是在为公司——“单立人喜剧”之崛起而奋斗,而自己挣钱这个事情不是第一位的,所以推掉了很多商务,所以物质生活也并没有得到太多改善。 说到物质条件,她这两天还被其他编剧嘲笑说:“请你还是买双好点的鞋子吧?大家出来10天了,你就这一双发黄的球鞋,天天穿,作为主编,你就这鞋子和29块的小黄书包,会让人觉得我们很便宜。”所以小鹿为了单立人之崛起和面子,给自己买了双好牌子的运动鞋。
小鹿在辩论。
 ——问答—— 新京报:你比较擅长打什么样的题目?小鹿:目前我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题,只不过我发现题目长容易写段子,所以可能比较喜欢打题目长的。 新京报:这一季的选手有专业性的,也有很多“野路子”的,你觉得自己的优势是什么?小鹿:好笑,站稳脱口秀演员的身份,以“不辩应万辩”。 新京报:在历届《奇葩说》的选手中,自己最希望可以和谁有一场交锋?小鹿:一个都不想,只想岁月静好、与世无争地快乐生活。 新京报:除了脱口秀和辩论,自己平时还喜欢做点其他什么事情?小鹿:惭愧,好像没有,因为我确实挺勤奋的,从开始做喜剧之后,工作时间基本都花在喜剧创作上了,而正常人的休息时间,我又该把创作成果拿去展示给观众看了,所以我的生活基本就是围绕着喜剧展开的,我很喜欢,我想让全国人民都笑起来,所以也没觉得乏味。 新京报:你认为自己是“奇葩”吗?是怎样的“奇葩”?小鹿:勤奋善良坚定的奇葩,如果有这么朴实的奇葩的话。
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资深编辑 佟娜 校对 陈荻雁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