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扬对话郑方:要让冬奥场馆成为运动员最好的舞台

2021-01-25 23:32:58

11月7日,冬奥组委,北京2022年冬奥会国家速滑馆、国家游泳中心冰壶赛场设计总负责人郑方(左)与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运动员委员会主席,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副主席杨扬会谈。、国家游泳中心冰壶赛场(冰立方)设计总负责人。 随着冬奥会开幕日期的日益临近,杨扬和郑方的工作日程都越来越满。今年年底前,北京冬奥会的各场馆将陆续竣工。如何在场馆的设计、运行等方面体现运动员为中心,满足运动员的使用需求?运动员和场馆设计者在这个初冬的下午进行了深入交流。 郑方告诉杨扬,运动员的目标是更快的速度,设计的时候也把运动员的目标当成设计非常重要的点。设计者、建设者会想很多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设计建设出最快的冰场。而杨扬也从场馆的设计、运行以及赛后可持续利用等多方面提出了运动员的需求。 对话嘉宾 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运动员委员会主席,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副主席杨扬。、国家游泳中心冰壶赛场(冰立方)设计总负责人。他曾主持北京2008年奥运会国家游泳中心(水立方)、国家网球中心等5个竞赛场馆设计,获中国青年科技奖、中国建筑学会青年建筑师奖等荣誉,中共中央、国务院表彰北京奥运会、残奥会先进个人。
为运动员设计建设“世界上最快”的冰场 杨扬:冰丝带的设计,当时您是怎么会有这样的热情,我觉得这种设计肯定不容易,它专业性很强,它是唯一在北京市新建的场馆,肯定压力很大吧? 郑方:现在国家速滑馆的地方,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2008年时是曲棍球场和射箭场,那两个是临时场馆,也是我负责设计。2008年我负责5个场馆的设计。这次因为冬奥会新建速滑馆,所以曲棍球场和射箭场的使命完成就拆除了。作为建筑师,我觉得我在这个地方做过一次设计,一定要继续在这里做设计。 杨扬:前面还是临时场馆,对您来说稍稍还有点遗憾要拆了自己曾经的设计,现在又把它变成永久的,而且是北京冬奥会唯一在北京市建的冰上场馆,肯定特别兴奋。 郑方:是这样的。冰给我们一种特别美好的感觉,纯净、洁白的,尤其在上面有那么快的速度。我记得你的速度差不多时速40公里了。我跑是跟不上的。 杨扬:肯定跟不上,我现在也跟不上。 郑方:运动员的目标是更快的速度,设计的时候也把运动员的目标当成设计非常重要的点,其实就是冰丝带的来源。北京冬奥会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则,是以运动员为中心,这是运动员委员会提出来的,能不能跟我们讲讲以运动员为中心的理念是怎么提出来的?对场馆有什么要求,有什么希望? 杨扬:以运动员为中心是我们申办时候的三条理念之一,当时办一届可持续发展的奥运会,办一届廉洁的奥运会,再加上以运动员为中心的奥运会。以运动员为中心,我作为运动员代表听了以后特别兴奋,这样的理念也是跟国际奥委会近些年所推的奥运理念高度吻合。 我在国际奥委会运动员委员会那八年参加过夏季、冬季奥运会,每次作为委员去参加奥运会,一个任务就是带着各个承办国、承办城市的代表团去走访奥运会,其中一个核心理念就是运动员的事情在奥运会当中作为头等大事被解决了,奥运会就成功了95%。 2022年冬奥会以运动员为中心作为特别实际的目标来设立了,设立以后又成立了运动员委员会,运动员委员会19个人,覆盖了冰雪,包括残奥会的运动员,我们会从不同的角度在组委会筹备的过程当中,无论是吃住行还是所有相关的办赛,都要把运动员为中心这样的原则落实到位。 你刚才基本上回答了运动员最关心的问题,就是关于冰场速度的问题。我还记得运动员委员会每年会有两次会议,去年一次会议的时候,我们去走访场馆,其中也有冰丝带,当时冰丝带的负责人就问张虹,她是速滑运动员。说冰场什么设施对你们最重要,或者什么对你们最重要。张虹说——速度。 其实场馆设计可以说有很多方面,包括各种区域划分、设计理念、包装、地面。最重要的还是最后四百米一圈的冰,冰的设计非常重要,尤其在奥运会期间,有很多机会打破纪录,我们虽然是平原冰场,但还是有机会打破世界纪录的,毕竟整个运动是超前发展的。 郑方:我们在奥运会上,能看到人类最高的、最快的、最强的、最美的画面。所有这些画面,都是由运动员提供给我们的。场馆是运动员的舞台,能让我们看到这些,尤其是比赛场馆,能看到这些更高更快更强的画面,看到人类能达到的极限。 在每一个场馆设计的时候,我们至少会在两个方面上去考虑这个问题,第一个我们要确保为运动员提供最高标准的场景,对奥运会来讲是毫无疑问的,我们要严格控制比赛场地的建设,包括制冰系统,场地周围的环境,温度、湿度、风速,确保场地是世界最高标准的场地,把现在的建设技术、设计技术都来保障场地完美。 杨扬:您刚才说保障速度是用什么来保障?场馆设计肯定会有相关标准的,怎么让它成为世界上最快的冰场? 郑方:我们会想很多各种各样的方式来看怎么样做到最快的冰场。像2008年之前,我负责水立方设计,最初提出来一个目标我们要做世界上最快的游泳池。现在游泳池50米长,25米是一个方块,运动员从这端出发往下跳水,如果游泳池是椭圆形的,仍然是50米长,会不会游得快一点。当然这个不符合标准,但是不影响我们用最开放的方式,用我们所能获得的任何技术去思考这样一个问题。 也许听起来挺没边的,但是我们认真的去想可能影响速度的有什么,我们不能把400米的冰道做得短一点。在12000平方米的冰场里,整个场地误差不超过5毫米,这是非常精确的表面。确保制冰的管路,在整个场地里面是完全均匀分布的,这样冰也是完全均匀的。
郑方与杨扬会谈。坚持要做的。 杨扬:这次奥运会几个项目的负责人、项目经理,都是前运动员,尤其冰上这块。王北星也是拿过世界冠军的运动员,所以她作为速滑馆的项目经理,肯定对您提出了很多苛刻的要求。 郑方:她提的要求都是特别细致和耐心的要求,健身房里需要为运动员提供什么样的器材,它的规模,需要跑道,运动员更衣室更衣柜的安排,卫生间的安排都认真地在现场一点点去体验,看一看会不会给运动员提供最舒适的环境。 杨扬:我记得有一次北星在开会的时候曾经提过一个挺有意思的现象。平昌冬奥会的时候,速滑场地的经理是我们短道速滑的运动员。我们虽然都是滑冰的运动员,但两个项目在热身方式上有很大区别,短道相对跑得会多一点,速滑用自行车比较多。而那届奥运会速滑的热身器材区域规划是短道速滑的习惯,出现器材设施闲置或者不够用的现象。 她就提出来短道和速滑不一样,不要以为都是滑冰,最后全部变成了速滑和短道热身区器材都是一样的,确实项目和项目之间差别还是挺大的。 郑方:都是速度滑冰,但是有各自的特点。
郑方与杨扬会谈。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赛后冬奥场馆将保存比赛时的“历史影像” 杨扬:我记得我在做运动员的时候破过几次世界纪录,但都是在高原冰场,比如卡尔加里冰场。冰场很注重文化的传播,专门给我们这些在它的冰场破世界纪录的运动员做了一枚戒指。我在那里破了几次世界纪录,有了三枚戒指,等到第四次破纪录之后,冰场经理说你破太多了,戴不了这么多戒指,你再破一次我就在你戒指上放一个小钻石,我就把戒指给他,他在边上做了一个钻石。 我想,一个冰场看上去是一个设施,也似乎是为了2022年准备,这是一个永久性场馆,未来对运动的整体发展,作为奥运的遗产计划,会有很长的时间去使用。场馆的文化呈现也非常重要,你们在前期设计的时候有没有这样一些项目呢? 郑方:这个太重要了,说到北京冬奥会另外一个核心理念,就是可持续的理念。这一次北京冬奥会除了国家速滑馆,冰丝带是新建场馆,其他场馆都是利用2008年时的场馆继续做冬奥会比赛,这在世界范围里是奥运场馆可持续利用,城市可持续运营的典范。 我们在改进场馆时会想怎么把冬奥会的精神和遗产在赛后长久地、可持续地传承下去。以水立方为例,我们在科技部支持下做一个增强现实观赛的研究。这一次冰壶比赛,中国队的比赛影像会记录下来,冬奥会以后这些影像通过三维眼镜,通过高科技的装置,让观众在赛后仍然把水立方这些场馆和当时的影像叠加在一起,就像亲身经历冬奥会一样。 我们用科技的方法让影像和场馆永远地装在一起,成为场馆的一部分,这样就不仅仅有一个房子是奥运会留下来的遗产,这些伟大的场景也是这个场馆的一部分,毕竟随时可以看到。 杨扬:太好了。您刚才讲这个我想起前年带孩子去了当年获得冠军的地方,就是美国盐湖城,这一块有一点点遗产。当时的场馆是职业篮球比赛场馆,临时转换的场地。奥运会结束之后又回到篮球主场的样子,这次去想告诉孩子们我曾经在这里辉煌过,但是找不到一点痕迹,我似乎都不认识这是当年的场馆了,因为整个样子都不一样了。 我觉得所有参赛的人都应该留下一个痕迹。这也是我们在运动员委员会里面提出的其中一条。我们提了四十多条意见和建议,其中有一条也是关于后奥运的,我们希望能够把运动员名字留下,不光是奖牌获得者。这些参赛者作为奥运选手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当然获得奖牌是更高的荣誉。 希望他们无论以什么样的身份,有一天回到场馆的时候都会看到自己的名字或者痕迹,对于他们来说都是特别难忘的事情,特别感动的事情。我在这里给您也提一个建议,除了奖牌选手,这些普通运动员一定要把他们留下。
郑方与杨扬会谈。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场馆建设和运行都将重点考虑运动员需求 杨扬:设计和运营绝对是不能分开的,整个设计我相信肯定是为了奥运赛事能够更好地运行。您从设计的角度觉得奥运在赛事期间会有什么样的难度,或者会遇到什么情况? 郑方:奥运会是一个非常复杂,很多很多利益相关方的大型活动,今天上午刚从工地到这里,实际上我们是建筑主体的设计和运行设计一起做的,还有一个团队在持续不断地和组委会各个运行部门一起完成我们冬奥会运行期间的设计。 在奥运会运行期间,每一张桌子,每一个工位,每一位志愿者的位置,都会在这个阶段固定下来,确保我们有一个精彩的冬奥会。对设计来说,我们尽力去跟每一个业务口对接,把每个业务口的需求,包括体育的、媒体服务的、志愿者的、工作人员的、为大家提供服务的,把所有的这些都预先在运行设计里协调成完整的整体,确保运行顺利成功。 杨扬:奥运会是一个特别复杂的运行项目,我对媒体区比较感兴趣,您觉得在设计媒体区这块如何体现以运动员为中心? 郑方:你能不能先给我们讲讲,因为你每次比赛的时候都会经过媒体的混合区,讲讲那个时候的心情,和那个时候想看到的,想表达的。 杨扬:说心里话,进入媒体区的时候没有任何准备,我还记得当时很丑地出现在媒体面前了,现在想是不是应该在进入媒体区之前,至少让运动员有一个镜子。现在运动员很注重自己各方面,比赛是一方面,形象也非常重要。 另外,在运动员委员会内部讨论的时候,我提过一个建议,运动员赢了以后最想分享的人是谁。我们现在是获胜完了就进入媒体区,实际上运动员最想分享的是家人、朋友。奥运会期间会有很多的运动员家人朋友去奥运赛场,我在想能不能有固定的区域,专门给运动员的家人和朋友。 郑方:我们这个话题是从混合区和媒体的交流开始的。实际上刚才有一个我印象特别深的地方,提到比赛完了会不会头发很乱。 从场馆的角度来讲,我们用场馆所有的空间和条件来展示运动员,你在赛场上已经提供了最精彩最美的那部分了,现场的观众,还有全世界通过电视机来看比赛的人,他们希望看到真实的运动员、真实的人。那样仍然是漂亮的,让我们看到运动员最生动最美好的那一面,不仅仅是特别美。 验收阶段尽力让场馆成为运动员最好的舞台 杨扬:疫情之后出差少多了,以前几乎每个月都要去趟洛桑,出次国。去年年底我去参选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职务,今年1月1日正式上任,我们开了一次执委会,后来所有的会议转线上了,让我有更多时间去做跟冬奥相关的事情。 比如说,前两天倒计时五百天我做一场直播,在线上用直播带货的方式来带奥运会,因为是奥运的特许商品,其实每一个小的特许商品都是奥运的传播。 今天刚刚从冰球馆出来,我们做了冬奥冰上项目邮票的发布,以冰上几个项目为主,短道速滑是我的项目,还有花样滑冰、速度滑冰、冰壶、冰球。我想请您签个名,我留个纪念。 郑方:场馆很快就要验收,冰丝带和冰立方也会在今年年底做好全部准备,我们非常期待。年底各个场馆都会准备就绪,那个时候带大家看完成的场馆。我今天是从冰丝带的工地到这里,到临近完工的时候还有非常多的细节,我们尽力把思考或者希望在奥运会里实现的这些设计目标,尽可能在这段时间做到我们能做到最好的程度,让场馆成为运动员最好的舞台。 杨扬:期待,也感谢。 郑方:冰丝带是冰做的丝带,所以我做了一个小礼物送给杨扬。这个书签是冰丝带表面的印刷图案,和水立方有点像,水冻成冰就是这样。 杨扬:跟您聊下来,我替这代运动员感到期待,同时有一点嫉妒他们,能够有这么好的场馆,希望运动员在里面创造最好的成绩,我相信这也是所有运动员正在为之努力的。代表所有的运动员向你们表示感谢,因为奥运会确确实实不单单是运动员表现的舞台,这个舞台是你们搭建起来的。 新京报记者 吴为 摄影记者 陶冉编辑 陈思 校对 杨许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