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030):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in /home/www/djbedz.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1924
这些欧洲知识分子为何反对“政治正确”?-岑溪新闻网

这些欧洲知识分子为何反对“政治正确”?

2021-08-22 11:18:15

经过“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和“Metoo”运动的洗礼,西方的“政治正确”越来越牢固。在此其间,一场推倒历史人物雕像的运动更是将这种政治狂热付诸行动。首先遭殃的是哥伦布以及美国同盟军将领的雕像。很快,美国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和尤利西斯·S·格兰特的雕像也被移除。这场运动还蔓延到欧洲:丘吉尔雕像被示威者涂鸦、大英博物馆移走了其创馆收藏家斯隆的雕像……这些历史人物之所以遭殃,其原因不外乎他们生前都有着浓厚的殖民色彩。

丘吉尔雕像被涂鸦
推倒雕像运动还衍生出下架影视运动,《乱世佳人》就曾被短暂下架。但是,也有很多人质疑,推倒雕像和下架影视对于反对种族不公来说有多少实际用处呢?在公共领域抹除有争议的历史记忆能切实地推动社会进步吗?这场运动的激进性使得许多西方知识分子开始反思,泛进步派内部也分裂成了旗帜鲜明的两派。
欧洲史学者胡里奥·麦克伦南正是反“政治正确”阵营中的一位代表。在与。
被涂鸦的大卫·休谟像。大卫·休谟是苏格兰启蒙运动的著名思想家,但他曾在著作中表达过对黑人的偏见。因此,爱丁堡大学将大卫·休谟法学院大楼改名为乔治40号广场。
随着近几年“政治正确”运动愈演愈烈,如何面对西方历史黑暗面的问题再次摆上台面。支持“政治正确”的民众和对“政治正确”的激进性持保留意见的知识精英之间的鸿沟也逐步加深。不过,传媒倾向于报道“政治正确”运动的战果,较少关注有着保留意见的知识精英。直到“《哈泼斯》公开信”事件后,许多人才猛然发现泛进步派内部的冲突是如此之大。因此,我们也不妨听听这批不赞同“政治正确”知识分子的声音。 
只要设身处地想一想,我们或许能理解许多西方知识分子的两难处境——如何认识历史意味着如何建构未来。若完全采纳相对主义的认识论,这虽然能消解西方中心主义,但也有滑入虚无主义的危险——西方人是什么?西方价值是什么?这些问题或许会“成为问题”。支持《哈泼斯》公开信的知识分子就是认为这场运动触犯到他们所信仰的西方价值观。如何反思殖民的历史遗产、推动社会进步和包容平等,又不至于消解自身呢?如何走“中间路线”成了许多西方知识分子所思考的问题。 
对于麦克伦南——这位坚定而乐观的亲欧派来说,在欧洲建构“欧洲人”的认同是他所推崇的解决方案。如何认知欧洲历史以及欧洲价值观,对如何建构欧洲文明主体性非常重要,这也是推进社会进步的基石。在民粹主义四起,民族主义、仇外主义回潮的年代里,“欧洲人”认同备受冲击。麦克伦南认为,欧洲的多元文化主义的实验已经失败了,一种崭新的认同模式正在建立当中。这种认同模式是怎么样的?到底什么样的集体记忆来才能维系“欧洲人”的认同? 
为此,麦克伦南写了《欧洲:欧洲文明如何塑造现代世界》。关于欧洲霸权时代和欧洲帝国的著述有很多,但是,阐释欧洲对现代世界重要影响的作品却不多见,因为对欧洲帝国感兴趣的学者们,大多从国家的角度而不是全欧洲文明的角度来探讨这个话题的。麦克伦南希望从欧洲整体的视角出发,重新理解欧洲为现代世界所带来的历史遗产,以重新建构新“欧洲人”身份认同,并以此思考未来欧盟该在新世纪的国际格局里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对话 胡里奥·麦克伦南
胡里奥·麦克伦南,牛津大学历史学博士,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加拿大布兰奇中心高级研究员;牛津大学桑坦德学者,著有《欧洲:欧洲文明如何塑造现代世界》。
“用政治正确的标准来看,历史上没有谁是纯粹干净的‘好人’”BBC有关烦反种族主义者号召移除莱切斯特的一尊“圣雄”甘地雕像的报道。其理由是甘地是一个种族主义者、法西斯分子和性侵犯者。甘地在南非做律师时期,曾认为印度人比黑人高贵,多次用具有种族主义色彩的蔑称称呼黑人,并支持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
另一方面,现在所发生的这一切也不新鲜。许多宗教狂热的政治派别都会将他们对历史的理解强加给他人,并想消灭掉他们并不喜欢的人以及象征物。假如我们只从二十一世纪的道德标准出发来看历史,我们将永远不能真正理解历史。我写这本书的目的就是要告诉大家,在当时历史所处的语境里,欧洲帝国到底做过什么好事和坏事。 新京报:你在书里提到,每个欧洲帝国在扩张中都深信自己是欧洲文明的最好代表,扩张得越大对全人类的益处就越大。现代的美国也相似。如今,有数不清的著作批判当时欧洲殖民者的这种傲慢和罪恶,欧洲的殖民史也成为了当代欧洲的历史包袱。“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抗议者就在掀起一股去殖民化的运动。你怎么看待欧洲的殖民史?你认为今天的欧洲该如何处理殖民史的遗产? 麦克伦南:的确,当时欧洲帝国的殖民者们深信他们文明的优越性,并觉得他们文明的扩张有益于人类的全体利益。美国国父之一托马斯·杰弗逊也深信只有扩张他们的体系和文化,才可能产生“自由帝国”。在客观上,欧洲的殖民主义有其历史意义,但是跟历史上的其他现象一样,殖民主义必然有其弊端。 首先,我个人对殖民主义的理解非常多元。我认为,殖民不仅是一种欧洲现象——在欧洲文明崛起之前,古代大部分文明都会征服甚至掠夺其附近的族群,并通过拓荒开垦移民来扩大其文明的生存疆域。当然,欧洲殖民运动的规模和影响是最大的,世界上有三分之二的国家曾被欧洲帝国殖民过,或成为过欧洲国家的保护国。 我们必须要把殖民主义放在具体的时代里进行分析。如今,主流观点会把殖民主义看成完全负面的,这种简单化的看法或许会令大家忽视一些史实。奴隶贸易这种邪恶行径伴随着欧洲殖民运动而发展壮大。但是,在欧洲的废奴运动后,非洲也禁止了奴隶贸易——实际上非洲的奴隶贸易早在欧洲人到来之前就已存在很久了。这也是欧洲影响世界的一个方面。 在十九世纪,许多对欧洲文明持激烈批判态度的思想家,如马克思,他在否定殖民主义的同时也认为,资本主义的殖民扩张在一定程度上带有客观的正面性。因为殖民运动让欧洲社会的许多进步观念、生存方式和制度传播得更快。当然,殖民主义给殖民地带来了极深的灾难。不可否认,直到今天,许多欧洲帝国的前殖民地还在因此挣扎。
《欧洲:欧洲文明如何塑造现代世界》,[西] 胡里奥·克雷斯波·麦克伦南著,黄锦桂译,中信出版社2020年8月版。
欧洲的多元文化主义实验或已失败,另一种替代方案正在诞生英国脱欧的示威 
其实欧盟早已习惯于解决其内部的民族主义问题。毕竟,欧盟的诞生就建立在对民族主义之恶的深刻反思之上。但是,通过社交媒体而甚嚣尘上的民粹主义却是一个新现象。疑欧派和英国例外论能否持续发酵,我们还需要时间观察,不过,现在除了英国并没有其他欧盟成员国真的想退出欧盟。欧盟必须要从这次危机中吸取教训。英国脱欧是一次自我改革的历史性机会——欧盟要建立一个更不官僚化和更有活力的体系。历史上,欧盟总会在每次大危机后取得新的进步,因此,我对欧盟的未来非常乐观。 
“如今的国际格局,让我想起了欧洲的十九世纪”麦克伦南:欧洲和美国的关系基于共同的历史遗产和原则。他们都共同相信一些值得被守护的价值观。对于美国来说,在许多个世纪里,欧洲一直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欧洲一直是美国的精神源泉。欧洲和美国是西方世界两根重要的支柱。若美国不与欧洲合作,西方世界就会衰落。因此,未来欧洲和美国之间需要合作无间。这当然有赖于大西洋两岸都能同时拥有识时务的领导人。
美欧关系出现了裂缝。 新京报:有人说,当今世界跟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的世界有几分相似——国际秩序似乎要变成一种零和游戏。你如何看待这个论断? 麦克伦南:从“9·11事件”开始,我们的世界格局就失调了。世界上没有绝对的霸权,每个大国都在追求自己的利益。这的确有点像欧洲的十九世纪,这个帝国时代最后以一战作为高潮而结束。 尽管今天的世界跟十九世纪有很多相似之处,幸运的是,我们如今拥有跨国合作组织和全人类共同体的观念。我们现在拥有许多国际组织来协调并监督全球事务的运行。而且,我们已经产生了“全球文明”。许多国家也变得更加成熟——大家不会采取一些不计后果的手段,或者为政治目的而盲目开战。 新京报:你在书里说,二十一世纪不一定会爆发公开的战争,但是世界秩序很容易蜕变成激烈的竞争模式。欧盟是当今最能遏止世界秩序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力量。这是为什么呢?欧盟在当今世界秩序里应该扮演哪种角色? 麦克伦南:因为欧洲不像许多地区——欧洲是一个已经“满足了”的文明。欧盟并不想也没有能力对全球施加直接影响,更不想将自己的价值观直接强加于别的文明之上。欧盟希望做一些对自己和全世界都更有益的事:确保“全球文明”中的进步理念能够继续流行。因此,对于二十一世纪的新挑战——如全球变暖、国际恐怖主义、贫困问题——欧盟对此做得更有决心。 比起其他国家和地区,欧洲也是一个能让大家马上联想起战争的邪恶和大国间不计后果对抗的最佳地区。此外,欧盟还有许多软实力。欧盟的成立意味着许多国际对抗能被超国家组织里的多边合作所解决——这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成就之一。 从文艺复兴到启蒙运动,从革命的时代到欧盟诞生,欧洲在历史上诞生了最有助于释放人类经济、政治和文化潜力的地方。我相信,欧洲在未来的世界秩序里会扮演一个特别的角色。 新京报:新冠肺炎疫情重创欧洲乃至全球的经济,也让原本互相联系相当紧密的世界突然按下暂停键。你是怎么看待新冠肺炎对欧洲乃至世界的影响?这场疫情将会如何改变欧洲乃至世界的历史? 麦克伦南: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急剧地改变了全球事务和全球化的方式。一个比以前拥有着更低流动性、更多监控和更少接触的新世界已经出现了。若没有欧盟,许多欧洲国家会更难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以及这场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危机。 此外,新冠肺炎疫情是一个重新定义人类和自然关系的机会。黑死病在某种意义上促成了文艺复兴的诞生。所以我希望在疫情后,这个世界也会有所进步。
采写 | 徐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