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030):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in /home/www/djbedz.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1924
蔡亮:我国区块链监管框架已经基本成型-岑溪新闻网

蔡亮:我国区块链监管框架已经基本成型

2021-08-19 12:31:35

2019年10月24日,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一年的时间内,区块链技术在金融、政务、社会治理等领域广泛落地   。

一年时间内,区块链技术给哪些领域带来了明显变化?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对话了浙江大学区块链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浙江省区块链技术研究院院长蔡亮。

蔡亮教授先后参与了 IEEE、中央网信办、工信部、中国人民银行等多家权威机构的信息化标准制定,他领导的区块链团队立足于国产自主可控联盟链底层技术平台研发,是国内第一批通过工信部标准院与信通院区块链标准测试并符合国家战略安全规划的区块链核心技术平台。

贝壳财经:一年时间内,区块链技术在哪些领域的落地速度明显加快?

蔡亮:区块链在服务实体经济、社会治理、政务服务等领域取得了更加广泛和深度的应用,并在服务能源电力、航空航天等领域也展开了积极探索。在政务服务方面,自去年以来,各级政府高度重视,先后出台了若干政策和规划,在结合“区块链”进行区域产业转型、民生服务提升、政府治理升级等创新应用探索和布局。以北京市为例,目前北京在政务服务领域已落地百余个区块链具体场景应用;在能源电力方面,国网电动汽车公司所搭建的绿电溯源平台已实现了对4亿度绿电的溯源。

贝壳财经:就您观察,在疫情期间,区块链在哪些领域发挥了作用?

蔡亮:疫情期间,区块链领域也进行了很多深入探讨,并在此次疫情防控过程中进行了实践,例如通过区块链慈善捐赠溯源平台来提升捐赠行为的公信力。区块链具有分布式、难篡改、可溯源三大特点,这一技术天然对数据敏感,结合疫情防控期间所暴露出来的物资分配不合理、不及时、不透明等问题,可利用区块链技术来解决慈善捐赠信息的公正、公开等问题,此外,可以通过区块链建设感染病科研平台,多机构在确保数据安全与隐私的前提下进行联合科研,来促进科研工作的进展。

贝壳财经:您曾提到我国区块链发展重点在自主可控的联盟链,而西方区块链发展重点是公有链。为什么侧重有不同?发展自主可控联盟链,有什么新要求、需要解决什么问题?

蔡亮: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的研究热点目前主要在公有链技术以及基于公有链的金融创新,尤其是数字货币方面;而我国近期则将重点放在联盟链的关键技术研发、经济社会赋能以及区块链监管等方面,这个区别主要是由基本国情、技术定位以及监管政策等差异决定的,我国对区块链技术定位是一个通用的信息技术,是下一代互联网的核心组成部分,我国更为关注如何让这一技术改造和提升传统产业,服务政务、服务民生和社会治理。

发展自主可控联盟链,需要解决联盟链的高性能、高可用、高可扩展性以及隐私保护等问题,同时需要研发相应的监管技术,确保我国区块链这一新兴网络空间的可管可控。近一年来,区块链技术在政务、工业互联网、能源等领域也开始了大胆尝试,这些新兴领域的区块链应用对区块链的软硬件一体化技术、海量设备接入与管理以及高效率、高质量和智能化的智能合约与应用开发技术等都提出了不少挑战。

贝壳财经:目前我国区块链监管进展如何?对于监管服务工作的推进,您是否有相关建议?

蔡亮:目前我国区块链监管框架已经基本成型,中央网信办已累计公布三批共730个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编号,首批监管试点的接入工作也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之中。《信息安全技术 区块链信息服务安全通用要求》国家标准也已经立项。可以预见,未来涵盖内容监管、行业监管、金融监管的区块链协同监管体系将逐步构建,确保我国区块链产业应用的健康有序发展。建议相关企事业单位在规划区块链产业应用的时候,应了解相关监管政策,主动对接监管部门,确保区块链产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贝壳财经:区块链现阶段是一个昂贵的技术,你认为区块链技术的核心价值在哪里?

蔡亮:区块链的价值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创新和颠覆,它所创建的分布式信任机制还会带来组织管理模式的创新和变革。当前我国经济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区块链技术所创建的资产互联、价值互联以及信任互联等,有助于创建开放、透明、可信经济和社会协作,对未来的经济社会和产业变革将起到重要作用。

贝壳财经:从技术层面讲,区块链技术尚有哪些不成熟和局限性?如何进一步推动我国区块链技术发展?

蔡亮:目前区块链在理论和技术创新性方面还有很大发展空间,如区块链体系架构、分布式共识、网络存储、安全隐私等技术都需要进一步的深入研究,逐步实现符合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的、自主可控的区块链核心技术体系。

为进一步推动我国区块链技术发展,我们需要创新多学科交叉、产教融合的区块链人才培养模式,建立健全骨干企业、高等院校和研究机构的协同机制,不断完善区块链底层平台、业务应用等相关标准体系,积极推动有影响力的区块链示范应用及开源社区等标志性工程的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