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岳:直播卖书和电视购物没区别

2021-01-24 23:32:36

记者丨何安安
出书、卖书是个值得敬佩的行业,但在具体工作经验中,出版社从业人员其实经历着各种各样的辛苦。如果不听出版社从业人员讲他们的真实经历和感受,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在这个书籍海量产出的时代,一本书的出版一点都不简单。
12月19日晚,在《新京报书评周刊》联合SKP RENDEZ-VOUS书店推出的年度文化议题盘点系列直播“追问2020”第三场活动“出版一本书,一点都不简单”中,后浪文学主编朱岳谈及了很多对于纯文学12月19日晚,朱岳在2020年度文化议题特别回顾“追问2020”第三场活动“出版一本书,一点都不简单”现场。

什么是纯文学的书呢?对于“纯文学也并不一定很严肃,但肯定不以消遣为目的。”朱岳认为,观念性的东西,已经让人们感觉到厌烦,“比如魔幻现实主义。”那么,大家更为关心什么话题呢?小镇青年、女性主义等,为什么呢?在朱岳看来,这可能是因为大家都在寻求一个答案。热点是一件坏事吗?朱岳说:“这并不是一件不好的事,它至少让小说不封闭在一个小圈子里。”
朱岳,1977年生,射手座。毕业后先做律师,后转行从事
作为一位民营出版品牌主编,朱岳自己看准了“这些书肯定要出”。但他直言:“不太建议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做因为疫情的原因,直播卖书成为了很多出版社的工作常态。那么,直播是个坑吗?朱岳认为,直播和电视购物有相似的地方。比如都语速很快,有高折扣。电视购物的缺点是还得打电话,直播最根本的是讲流量。而直播卖书,朱岳说:“大家其实是奔着一种流量去的,奔着这个形式去的。不能都去追求流量、带货率,就像追求码洋,最后都会变成‘泡沫’,变成很烂的东西。但并不是说直播不好,形式本身没有罪过,但把它做得庸俗的是你的贪念。”
作者丨何安安编辑丨李永博校对丨刘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