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030):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in /home/www/djbedz.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1924
9年老社工赵伟:连接每一座“孤岛”-岑溪新闻网

9年老社工赵伟:连接每一座“孤岛”

2021-08-14 12:42:31


咖啡馆前,赵伟和几个社工围成半圈,手里拿着气球和鲜花。伴随着其中一个男生拉响的大提琴,半圈中间的西服男士单膝跪地,他手捧戒指,向面前的女孩大喊,“嫁给我。”
女孩泪流满面,激动得僵在原地,隔了许久才回答,“我愿意”。
作为社区青年汇的专职社工,赵伟见证了这两个素不相识的北漂青年,通过他们组织的联谊活动,相识、恋爱、求婚并最终步入婚姻殿堂。
“让北漂青年融入城市,不再有漂泊孤独之感”。这是赵伟和其他社工同事们初期的目标,随着社会发展,社工服务也日渐多元化,并开始参与社会治理。
今年年初,参与疫情防控是赵伟的工作主题。随着疫情结束,社工们又开始筹备着,在2020年北京冬奥会来临之前,让冰雪运动在青年群体之间普及开来。
社工,是指社会工作,是非营利的、服务于他人的活动,也被称之为社会福利服务。
今年是赵伟从业的第十年,他见证了北京社工发展壮大,也逐渐成为北京专职社工人数最多的机构总干事,负责北京全市300多家青年汇、400多个社工的运营和管理。
到2019年,青年汇的社工和志愿者们已开展活动50000余场次,服务人数80余万人次。
赵伟说,作为一名社工,他更希望自己成为人与人之间的一个枢纽,将散落在北京各个角落的青年们串联起来,不让任何人成为城市里的一座孤岛。
赵伟参与组织的活动 受访者供图
社工就是“居委会大妈”?
“要是以前你问我社工是什么,不就是楼下戴着红袖章的居委会大妈吗?”赵伟回忆,最初加入社区青年汇时,他对这份职业其实“一无所知”。
2011年,即将大学毕业的赵伟在东城区北新桥街道团委作为志愿者,赵伟总在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篮球赛、野外徒步、相亲大会。当时他以为,社工就是带着年轻人一起玩儿,和大学时的学生会主席没什么差别。
2012年底,工作培训结束后,赵伟领到一张证书,上面写着,“赵伟同志2012年专职社工训练营正式结营,成为一名专职社工。”
拿到证书的他愣了,“我怎么成为一名社工了?”
一直以来,赵伟都以为,自己是做青年汇的志愿者工作,社工是他身边的那些人。他担心,如果和同学介绍自己是社工,对方可能会说,“赵伟你年纪轻轻成居委会大妈了。”
两年后,在香港的一次学习经历扭转了赵伟对职业的看法。一天夜里,赵伟跟着香港的社工们去做深宵外展(专业社工利用夜间时间定期到24小时营业场所,运用社会工作的方法,观察了解夜间青少年群体生活状况及规律,对各类遇到困难的青少年给予及时救助和引导。)
走到半路,赵伟看到4个醉酒的年轻人发生争执,其中一人已经受了伤。社工走上前去,出示自己的证件劝导后,几名年轻人随即安静下来,跟随社工们去醒酒。
赵伟有所触动,他希望自己也能成为一名对社会有价值的社工,积极地参与社会治理,并且通过自己和同事们的工作,让更多人知道,社工是一份什么样的工作。
九年来,他从志愿者到专职社工,从社工督导到项目总监。如今,赵伟所在的北京厚德社会工作事务所负责北京全市200多家青年汇、400多个社工的运营和管理。
但“社区青年汇专职社工”,一直是赵伟最喜欢的名字前缀。
赵伟参与组织的活动 受访者供图
政府与社会沟通的桥梁
每到国家重大事件来临,赵伟都会和同事们组织策划相关活动,让国家意志渗入社区的每个青年角落,成为政府与社会沟通的桥梁。
这是社工人参与社会治理的重要工作内容。
当下正值冬季,坐在办公桌前,赵伟和社区青年汇的社工们讨论着,在2022年冬奥会来临之前,如何组织滑雪等各项活动,让冰雪运动在青年群体之间普及开来。
今年年初,疫情防控则是社区青年汇的工作主题。
每天早晨6点,赵伟戴着口罩和手套走出家门,先去值班社区的快递点帮居家隔离的住户领取快递,再走上楼喷洒消毒水,把门把手用消毒水擦拭一遍,带走居民家门口的垃圾。
两小时后,赵伟站在了社区门口,手持测温仪,检查出入人群的出入证。为了避免露天吃饭带来的感染风险,近6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不会吃一点东西。
初期防控物资并不太够。赵伟和同事们没有防护服,手套已经看得见五指,口罩摘了又戴。同事的口罩绳子断了,就自己编个绳子,打个结接着用。
持续几月的防控工作,让赵伟成了“孤家寡人”。妻子从家里搬了出去,父母也不曾和赵伟见过面。家人一致认为,赵伟每天出门,有时候还得和高风险地区回来的人接触,他也就成了家里的“高风险人物”。
虽然家人对这份工作理解和支持,但他们仍然希望和他保持距离,这样的话,“一旦他被感染,家里还有人能去救他。”
除了户外防控,赵伟还组织了社工,在抖音等平台,发布真人演示的防控小知识,怎么戴口罩、怎么做好消毒、怎么保持卫生的环境。各个青年人的微信群里,赵伟和同事们组织了学习阅读等活动,引导居家隔离的年轻人们充实自己。
赵伟参与组织的活动 受访者供图
连接“孤岛”
回忆儿时,赵伟是在院子里长大的,到各家各院奔走嬉闹是常事,街坊邻居就像亲人。长大后,住进小区高楼的人们彼此隔绝开来,进进出出似乎只有自己的世界。
因此,让北漂青年融入城市,让格子间里的年轻人不再有漂泊孤独之感,是赵伟和同事们在很长时间里的工作内容。
小到充当他们的“垃圾桶”,大到终身大事,赵伟都愿意为他们提供服务。除了北漂青年联谊会,赵伟还牵头了篮球赛、桌游、登山等活动。
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临时起意去登五台山的事情。2012年的圣诞节前夕,海巢HOT社区青年汇的会员QQ群消息闪个不停,有人提议,“圣诞节到了,要不咱们去登五台山吧!”
群里的登山爱好者纷纷响应。看到大家这么积极,赵伟当即买了两张站票,与时任北新桥街道团委书记的韩亚军一起前往山西。
第二天清晨,一群人兴致勃勃地来到五台山脚下,裹着军大衣跃跃欲试,登山计划却因当天大雪封山而被迫取消。即便如此,大家也没有扫兴,他们在山下发着微博,商量着互相点赞。“现在回想起来,做一线社工的那几年,为了凝聚青年,干了不少看似冲动的事。”
欣慰的是,他曾费尽心思聚集起来的这帮年轻人,至今仍然是社区青年汇的活跃会员。
“一个好玩的俱乐部,一个靠谱的朋友圈”,这是团北京市委建设社区青年汇的初衷。
多年来,这都是赵伟的工作宗旨,他希望,自己和其他社工能成为人与人之间的一个枢纽,将散落在北京各个角落的青年们串联起来,为年轻人打造专属的熟人社会,友好而和谐地共处,不让任何人成为一座孤岛。
赵伟参与组织的活动 受访者供图
将爱传递出去
做社会工作久了,要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赵伟曾遇到过几次矛盾,有人因活动报不上名打12345投诉,也有人因活动中没有得到好位置而当场骂人。
矛盾最为激烈的一次,是为冬奥助威的徒步活动中,有一位姑娘崴了脚。赵伟记得,当时社工们带她去做了处理,谁知第二天一大早,办公室门被几名男子踹开,其中一人边骂边推搡着,“你们办的什么事儿?我女朋友腿都断了。”
几个年轻人闹了两天,社工们一直在给他们做情绪疏导,说要带姑娘去医院拍片子。两天不到的谈话里,这些年轻男士开始逐渐理解,这些社工们,一直在免费举办各种活动。
最终女孩的男友选择道歉,并且在社区青年汇此后的各项活动中,带着女朋友来做志愿者。
赵伟 受访者供图
面对这些事情,赵伟和同事们也会感到委屈,但是每次在矛盾中平息戾气,让赵伟成长了不少。9年来,他觉得自己在更加包容的同时,也让别人学会了尊重他人,带动他们为社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赵伟还记得,自己曾经帮助过一个非常励志的姑娘。在北京二环的一个小胡同里,小女孩和母亲一同居住在一个小房子里。一进门就是一张床,转身便是一张单人书桌,上面放着一盏沾满油渍的小台灯,屋子里黑乎乎的。
原来,女孩的父亲吸毒后杀人,最后在监狱里自杀。母亲年纪轻轻便头发花白,瘦弱不堪,平日里靠给街坊领居打扫卫生维持生计。
知道这一情况后,赵伟组织了中石油、电信的员工前来看望、慰问,给她们带一些生活用品,自己每年还拿出五千元钱,鼓励女孩好好生活。
如今,女孩已经考上了211大学。疫情期间,胡同里设置防控岗位,女孩刚知道就报了名,每天在胡同口站岗,为社区保驾护航。
疫情后,赵伟和女孩再次见面。女孩和他开玩笑说,“以后不要当社工,太累了。”但他觉得,女孩在积极向上去生活的同时,还能尽自己所能为社区服务,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这正如他所希望的,在每个年轻人串联起来的链条上,都有一份爱在传递着,“无论身处哪个节点的人,都能自发地把爱传递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