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030):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in /home/www/djbedz.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1924
《又见奈良》讲赴日寻亲,导演鹏飞说更像是公路片丨揭秘-岑溪新闻网

《又见奈良》讲赴日寻亲,导演鹏飞说更像是公路片丨揭秘

2021-07-02 18:01:18

 《又见奈良》海报。
由河濑直美、贾樟柯监制,鹏飞执导、吴彦姝、英泽和国村隼主演的电影《又见奈良》于3月19日在国内上映。影片聚焦二战日本在华遗孤群体,讲述了一段跨越60年的异国无血缘母女情,让观众触及战争背后不曾了解的故事,以更直观的视角推动观众对战后特殊人群的了解。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又见奈良》是一个关于寻找的故事,片中的养母陈慧明要去日本找到失联的养女丽华,却收获更多温暖的人间情谊。最终是否找到养女的谜团没有完全解开,鹏飞赋予寻人故事一个开放性的结局,在他看来是否找得到养女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寻找这件事情给三个人带来的变化和感悟,我希望用轻盈的、灵动的、幽默一点的方式把你逗笑,也要让你感受到故事有后劲,电影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工具,更多应该让观众去思考。”的养女丽华。2005年,许久未收到养女回信的陈奶奶忍不住思念远赴日本奈良,在二代遗孤小泽(英泽 饰)和退休警察一雄(国村隼 饰)的帮助下踏上寻人之旅。在异国他乡,她们邂逅了许多归国遗孤,通过他们不同的窘迫生活展现了战争创伤的另一个侧剖面,文化差异与冲突下的寻人之旅波折不断,养女身在何处成为最大的谜团。 《又见奈良》剧照。
《又见奈良》是鹏飞执导的第三部长片,他执导的《米花之味》曾获得日本奈良国际电影节观众选择奖,他与这个电影节的创始人导演河濑直美结缘,也获得了在日本拍一部戏的机会,可以说这次创作是个“命题作文”,题材可以自己选,但拍摄地必须是奈良。对这个机会,鹏飞很渴望能拍一部反战电影:“二战日本遗孤归国的题材其实很少有人关注到,这是埋在我记忆里比较深的一个名词,我开始打电话、采访周围的人,找到这个群体。”鹏飞开始做大量的功课接近这个群体,这些人并不是少数,他们面对的文化差异,渴求着家族认同,每个人身上都有无数故事。为了确保剧本的真实性,鹏飞阅读了大量关于日本遗孤的书籍(也将这些书籍给演员看)以及所有关于这个题材的影像资料,包括中日合拍的电视剧《大地之子》、孙俪主演的《小姨多鹤》,大量的书籍与影像资料提供了遗孤们的生活。后来,他联系到了日本的归国者协会,认识了不少二代遗孤、三代遗孤,有大量的采访资料做基础,他用15天就创作出剧本,看上去非常顺利,但这些都建立在8个月的调研的基础上:“这种超脱于血脉的亲情深深震撼了我,很多中国养母最大的愿望就是去日本看看自己的孩子,所以我想要拍这样一部电影,我想去圆这些养母的梦。” 【阵容】灵动老奶奶、温柔女搭档日本“凶神恶煞” 在鹏飞决定要去日本拍摄这部电影之前,他朋友告诉他“要去日本,那你得经得起问”,最开始他对这句话不是特别理解,但一到了片场他彻底体会到了日本影人对布景的精益求精。“他们的工作非常缜密,每天大会、小会要开,小会还要分成小小会,随时随地都在开会,比如美术组问我这幅画需要用什么颜色,我告诉他们红色,但这并不能让他们明确,他们会追问究竟是什么样的红色,红色也分为很多种,深的浅的,深的红又有深蓝红、深褐红等,不问到最细致的地方他们是不肯放弃的。”鹏飞谈到,这一点给他做电影非常大的启发:“日本人拍起电影是非常拼的,你要适应他们的工作模式,他们会把每场戏布置得非常周密,所以要确定好,一旦要改动是非常复杂、耗时的一件事。” 《又见奈良》剧照,三位主演英泽、国村隼与吴彦姝。
某种程度上,鹏飞认为《又见奈良》的三位主演是这部电影最好的搭配。他从张艾嘉导演的《相爱相亲》中发现了“奶奶专业户”的扮演者吴彦姝,她身上的轻松、轻盈、阳光的气质正好符合电影的基调。“我希望这位奶奶是可爱的,她有一种灵动的感觉,当我看到吴老师照片的时候就赞叹不已,说这位奶奶实在太可爱、太漂亮了,但一开始她并没有档期,临近开机我特别着急,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奶奶扮演者,有一天吴彦姝老师给我打电话说愿意调整下档期去给你演这个角色,那一刻我真觉得自己太幸运了。”女主角英泽则是和鹏飞搭档多年的默契伙伴,《米花之味》2017年上映后,两人在都有着各自的成长与收获,这次英泽再次饰演温柔女性,为了小泽这个角色苦练日语,令表演更加自然、轻松。 英泽曾在鹏飞执导的影片《米花之味》中饰演女主角叶喃。

最值得一提的是警察吉泽一雄的扮演者国村隼,这位日本演员以往给观众的形象都是反派(《哭声》)、黑帮(《极道非恶》)等“凶神恶煞”的形象,这次却扮演了最温情的警察。鹏飞透露此前河濑直美也给他推荐过例如三浦友和(曾主演电视剧《血疑》。参演电影《唐人街探案3》)、小林薰(曾主演电视剧《深夜食堂》)等我们相对熟悉的日本演员,但因为他们的银幕形象太正直了,鹏飞更希望一雄是一位让人也会害怕、具有反差的人:“国村隼当时问我为什么会找他出演,我用手机翻译器给他写了‘猥琐’两字,他一看就乐坏了,他知道我需要找的感觉是什么。他是一个非常专业且有耐心的演员,从来不会以自己在日本的名气摆谱,来到片场随便你怎么拍都行,一遍又一遍地走着那条路,特别配合。” 《极道非恶》《哭声》中的国村隼剧照。

【花絮】 日本关西人拍戏很“好客” 尽管语言不通,但《又见奈良》在日本剧组的氛围可谓是其乐融融,鹏飞说这一切都要感谢监制河濑直美做出的努力,日本拍戏分关东、关西两派,关东的拍摄模式更偏向于好莱坞一般的工业化流程,对剧组的要求是必须要住酒店,也需要配备固定会议室等。但河濑直美因为本就是关西奈良人,在关西拍戏全部都尊重着她老家的规矩,鹏飞说,关西人特别热情好客,大家的相处就如同一家人,剧组在村里借了几栋老房子,房子里的槅门一扇一扇地能开8到9扇,就像日本电影里的场景一样。大家一起工作、吃饭,发生任何事情都能迅速融合在一起协商解决,“我们实际拍摄了22天,有3天休息,这段时间虽然辛苦但是真的很幸福,唯一让人头疼的就是在景点取景的时间规定很严格,给你几个小时就是几个小时,多一分钟都不可以。 《又见奈良》剧组合影。

趣味买肉戏灵感来自于导演生活体验 《又见奈良》是一部温情且充满幽默的电影,奶奶来到日本因为不懂日语,与当地人的交流都停留在肢体语言比画。其中奶奶去肉店买肉的戏份尤其妙趣横生,她不知道橱窗里摆放的每种肉是什么种类,但是她想买羊肉,于是就用羊的“咩咩”叫声来与店家交流。鹏飞在这场戏里客串扮演店家,他笑着说这样的交流方式来自于生活中的灵感:“我在生活里特别喜欢瞎胡闹,也很爱模仿,在日本采风的时候我故意不让翻译和制片人跟着我,自己在村里走,去体验生活,吃饭、买东西都只能靠自己,遇到语言不通的时候你必须想尽办法去交流,就发现怎么去比画一个想要的东西是很有意思的事情,电影的这段戏也贯穿了我之前在日本的经验。”他笑说,因为自己是个“很差的演员”,表演的时候脑子里总是一片空白的,因为紧张所以拍了几遍,好在吴彦姝老师特别有耐心,一直安慰他“没事,放心演,你可以演好的”。 邓丽君歌曲为结尾三人行长镜头伴奏 影片最后那段简单的长镜头,离开了热闹的日本“祭祀”文化活动现场,三位孤独但又内心互相帮扶的人依次走在寂静的街道上,突然传来邓丽君日文版的歌曲《再见!我的爱人》,似乎一下打开了人们情感的闸门,充满了无言的感慨:结局不可知,但往事可追忆,即便是要说再见,但曾经的爱,你的名字,永远在我心中,永远温暖着我。鹏飞表示,最开始有人提议让大家看着三个人远去的背影,但他更想让这三个人依次走,想用平移的镜头跟着他们,让观众陪着他们再走一段路,他们似乎组成了一个临时的家庭。选择邓丽君的歌曲,是因为她是在华语世界、日语世界都很有名的歌手,同样的旋律、不同的歌词、同样的感情,以这样充分的文化交融感进行点题。 《又见奈良》剧照。
【专访】乡愁、公路片和孤独感最令导演触动 ,能听得出来对方对方唱得好不好,但这位老先生实在唱得太难听了,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的脸上布满了水,你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却能够体会到他的乡愁。虽然他是日本人,但中国的文化烙印在他身上,自己一人在乡村孤独地生活着、排解着(乡愁),这种细腻的情感很震动我。 鹏飞导演
新京报:国村隼饰演的老警察每天会去拿信,会思念家人,他的独居生活意味着什么?鹏飞:日本老龄化社会、老人孤独死的问题,对此我也做了一些调研,买了很多书调研。因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日本经济很辉煌的时候,日本人是非常疯狂地在工作,他们或许因此而疏远了亲人,这里还是想体现出他处于一种空巢老人的孤独感。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编辑 黄嘉龄 校对 李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