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MR七年“断舍离”

2021-01-21 23:32:54

小雯在常用的平台搜索“ASMR”,结果显示一片空白。随后她搜索“助眠”,一些能帮助她睡眠的视频又回来了。

ASMR(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中文译成“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意指人体通过视、听、触、嗅等感知上的影响,在颅内、头皮、背部或身体其他部位产生的令人愉悦的独特感觉。 对失眠人群来讲,ASMR原本是用各类“触发音”哄人入睡,让人心安的工具。不过,ASMR在传入中国后,一部分主播在流量的裹挟下打起色情“擦边球”,最终遭遇监管重拳。ASMR带有色情“原罪“吗?那些用音叉泡沫使人心绪安宁的“技术流大佬”,和那些通过吴侬软语撩拨听众心弦的温柔主播们现在何去何从?    在ASMR被查约半年后,平台上传ASMR作品,作者有包括我和MT、丧妹等。” 在Richard看来,经过2014年的试水,ASMR在2015年开始进入“黄金时代”。各类ASMR视频作者与主播层出不穷,“越来越多人加入到制作的家庭里来,大家在一起讨论触发音,一起聊生活。” 资深爱好者“睡觉的鱼”就是在2015年“入坑”ASMR的,谈起喜欢的ASMR主播,她如数家珍:糖大(Richard price)、丧妹、奶提、轩子……“比如丧妹,她直播的时候我在上学,直播间有时会放猫咪打呼噜的声音、下雨声,那时我不管什么时候睡觉都戴着耳机,看到几万人和我一样在直播间‘云睡觉’,感觉很安心,听着听着就睡着了,那个直播间也成了我学生时代美好的回忆。” “ASMR真的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比如有粉丝向我发私信听ASMR可以缓解他的失眠、抑郁等。”Richard告诉记者。 “睡觉的鱼”向记者推荐了Richard的一部“诊所系列”ASMR视频,视频中Richard使用助眠工具在耳机边发出各种“触发音”,在视频的最后,有弹幕发问“人都去哪儿了?”另一条弹幕飘过:“都睡着了”。 2016-2017:出圈 “清水向”派的无奈:打“擦边球”派火爆,ASMR走歪 在ASMR爱好者“蓝鲸”的印象中,2017年应该是ASMR最火爆的一年。“我之前是直播平台的重度用户,经常半夜失眠睡不着觉,2017年的时候我偶然进入了轩子巨2兔的直播间,觉得她的声音非常温柔,给我的感觉像一个邻家大姐姐,让人不由自主的就放松下来,后来我逐渐知道了这叫ASMR,进而‘入坑’。” 轩子巨2兔的微博粉丝有380万,B站粉丝也有140万,粉丝量巨大的她在不少普通网友眼里是ASMR的代言人以及最顶流主播,不少人通过她知道了什么是ASMR,轩子巨2兔也深受流量青睐。 “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想开一个小店,那时我想通过直播的方式让大家都看到我。”轩子巨2兔告诉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罗亦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