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乐团追梦路:音乐良药,愈己愈人

2021-01-21 23:32:53

<△ 残疾人乐团追梦路 出品:一拍视觉
2008年,因不忍心看着一群优秀的学生与深爱的音乐之路分道扬镳,当时是学校教师的刘继东和仲辉乐决定离职,并各自拿出不多的积蓄,为学生们开辟一座港湾。北京山水民乐艺术团的前身就此成型。
刘继东说,当时家人、朋友基本持反对意见,但他不愿放弃和这些学生共同热爱的事业。“虽然他们大多从小接触音乐,并且接受过专业的学校教育,可身体上的缺陷,让他们毕业后在求职路上频频受阻。”
起初,没有任何知名度,乐团很难得到演出机会。成立一个月后,就坐吃山空了。
直至2012年5月,才有了“山水”这一正式的团名。近些年,刘继东带着团员们参加过一些节目,引起了一些关注。
沧海一声笑,再入江湖宴
“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
年初发布的《沧海一声笑》视频,将山水乐团再度带入大众视野,其单一平台播放量目前已近400万次,收藏近10万次。专业的演奏,抓人的嗓音,自信的神采,以至很多观众第一时间不会关注到演出者全部是残疾人士。
△ 12月2日,北京山水民乐艺术团正在进行集体合练。
△ 朱忠林进行打鼓练习。

目前,乐团共有十位固定成员。有时也会有志愿者参与其中,进行合作表演。
“我们乐团有很多厉害的人。”说这话的是仲辉乐,他是副团长,也是观众口中拥有灿烂笑容的笛子哥,“像王钊啊,他是世界反拉二胡第一人”。
身患半身肌肉性萎缩的王钊,无法正常说话和抓握,平时总是安安静静的。可只要拉起二胡,他就能给予那些“以貌取人”之人最大的反击。
“能吹哥也很强的!”仲辉乐转头的瞬间,那人已经拐弯走远,留下一阵笑声。
因为能吹笛子、箫、葫芦丝等多种乐器,一次直播时,有网友问仲辉乐,“牛你能吹不?”幽默如他,当即回了“能啊”。“能吹哥”由此而来。
朱忠林进入乐团前,和妻子在南方一电子厂从事过流水线作业等工作。“团里缺人,你们来吗?”团长刘继东的一通电话,让一直放不下音乐梦的夫妻俩陷入了对面包与梦想的纠结中。
“去吧。”考虑再三后,他们选择了为自己喜欢的事拼一把。
山水为志,笑傲江湖
这一年,乐团和成员个人的大部分收入都来自于直播。虽然生活较刚起步时已有所改观,但依然还有重重困难亟待解决。比如,乐团成员目前的工作和生活都在一个没有暖气的小院。天冷的时候,只能靠着爱心人士资助的空调过渡。院里时不时还会断电,既耽误排练,又影响吃饭。
△ 午后,团员准备进行直播。

△ 因弱视,仲辉乐需要把手机贴近脸看信息。

刘继东说:“电一停,手机充电都要跑去外面求别人帮忙,更别说直播了……”
“咳,漏雨的房子我们都住过。”从北京,到西安,辗转丽水,再回到北京,他们已经记不清如今的这座小院是搬过的第几个家了。
这些年,乐团的人员也是来来走走。刘继东说,人生少有一直平顺的,“世上没有平坦的山,没有无波的水,但它们永远存在。以山水为志,这也是我们团名的由来”。
音乐良药,愈己愈人

一路走来,乐团遇到过阻碍,遇到过歧视和不解,也遇到过鲜花和掌声。
墙上、书架上……随处是各种见证乐团一路成长的获奖证书、演出照片。弱视的仲辉乐在一张合照前停下,“这是我们和方锦龙老师一起演出”。谈起与国乐大师的合作,厚厚的镜片挡不住他眼中溢出来的骄傲。
有个观众看完他们的视频后留言:“上了一天班,很累,本来觉得坚持不下去了打算辞职,看到你们这么阳光地演奏这么好听的音乐,我决定明天不辞职了。”
接受过别人给予的温暖,也希望向更多人传递温暖。“如果在网上发的视频能给别人带去一些力量,自己同样会很开心。现实中,我们经常会参加一些公益活动。”在仲辉乐心中,音乐是一方治愈心灵的良药,愈己,愈人。
△ 乐团成员在一起吃饭,旁边就是排练地。

摄影:新京报记者李凯祥摄像:新京报记者李凯祥 刘晶剪辑:新京报记者王子诚 李强 李凯祥 刘晶采写:新京报记者刘晶编辑:陈婉婷校对:李立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