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梵高癫狂死去的“黄”,色彩等级的顶端与谷底

2021-01-20 23:33:07

撰文丨宫子
看着露天咖啡店的画面——真的会有如此明亮的夜晚与色彩饱和到足以浸染整条街道的灯光吗?即使在照明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我们也不太有机会碰见,而凡·高用一张描绘普通街边咖啡厅的油画告诉我们,这种现实是存在的。只要你用绚烂的目光观察、捕捉。

凡·高《夜晚露天咖啡店》。
有传言说,凡·高可能是个色弱,平常人感觉足够明亮的颜色,在凡·高的世界里还不够饱和,他一遍遍地在调色板上胡搅蛮缠,最终形成了如此厚涂的绚烂。有传言说,凡·高发疯,是因为他对黄色颜料的迷狂,他会吞食铬黄颜料,而后重金属中毒。
都是传言。只有一事是真实的,那就是这些画布上的黄色正在悄悄地衰退。位于阿姆斯特丹的凡·高艺术博物馆已经证实,终有一天,凡·高的向日葵会在光线和化学反应中褪掉亮丽的色彩,变成一幅褐色的油画。这一天很遥远,却终将到来,也许未来,我们只能通过印刷品或观者的印象,来记住这些属于他的色彩……
还有什么比这种颜料更契合凡·高呢?
本文出自12月5日《那是一种近似于蛋清的黄色,一种尚未孵化、孕育中的神秘色彩,而现代高饱和度的亮黄色,则成为了具有反叛、时髦和积极乐观的色彩。  黄色含义的变化史,就像一个婴儿成长为少年,为自己争取独立个性的历史一样。  它是一种青春期的色彩。  铅锡黄 

失传的神秘色彩。在15世纪至18世纪的油画中,鲁本斯、提香、丁托列托、卡拉瓦乔等人的油画中都大量使用铅锡黄颜料,画中人物的绶带、袍子、衣襟,都会使用铅锡黄作为主色调。但在19世纪后,这个色彩彻底从油画中消失,再也没有人见过它。作为曾经如此流行的颜料,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连它的调制配方都再也无人知晓。在后来艺术家手中流行的黄色颜料都有着不同程度的缺陷,论完美程度也远不及铅锡黄,这种稳定的黄色颜料为何突然失传,成为了艺术史上的不解之谜。
校车黄 

该色彩于1939年被正式录入,原料为含铅的铬黄。当时在制定加拿大校车的色彩时,教授们进行了多次会议与实验,最终在红色与黄色的竞争中,由于这种黄色的“横向外围视觉比红色大1.24倍”而被最终采用,它是人们可以在周围环境中最快捕捉到的色彩。校车黄的涂料一直被沿用到今天,而提议使用该色彩的弗兰克·希尔博士(Frank W. Cyr)也因此被称为“黄色校车之父”。  印度黄 

曾经风靡一时的颜料,据说制作方法极为残酷,通过给营养不良的奶牛喂食芒果树叶和清水,而后提取尿液得来。印度黄从东方传入欧洲后,颜料商和画家不用开包装就能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因为它会散发出浓烈的氨水味。19世纪80年代,英国探险家约瑟夫·胡克爵士曾决心揭开印度黄的神秘之源,写信给印度财政部长询问该颜料的制作过程,但其制作过程依旧是谜,因为当英国人抵达印度后,并未发现信中提及的饲养奶牛的牧场。而且在胡克爵士收到回信不久之后,印度黄这个昂贵的颜料也在欧洲市场上销声匿迹。
撰文丨宫子编辑丨罗东,肖舒妍校对丨翟永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