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只生产一罐垃圾,90后姑娘的“零浪费”生活

2021-01-20 01:19:30

<
北锣鼓巷70号,绿色的门框与红色的窗户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零浪费无包装商店”的主人余元把天然草木制成的洗手皂液、洗衣液和洗发水,一一装进可挤压的大容器里。她在一块从纸箱上裁下来的厚纸板上,写上“散打填充区”。 这是商店当天的“上新”,顾客可以带自己的容器过来灌装,让瓶子重复使用,减少浪费。 商店货架上一个小玻璃罐,装着余元6个月生产的所有垃圾,不到0.5公斤。这样“零浪费”的生活,她已经过了4年多。 “把它摆在这里,是想提醒自己坚持下去,也想告诉大家,‘零浪费’并不是遥不可及,也并不是需要像苦行僧一样。”余元说,并非每个人都要做到极致的“零浪费”,但是每个人都可以把垃圾变得更少。 “比如,拒绝一次性塑料制品,其实并不难。” 商店售卖的帆布袋上写着“我拒绝一次性塑料制品”。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搬家那一刻,发现80%的东西是不需要的” 余元生活的改变,始于2016年的一次搬家。 那年过完春节回京,余元接到房东通知,说房子已经卖了,给她几天时间,让她搬家。她手忙脚乱地开始找房、收拾、打包。 “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我怎么会有这么多东西,而且好多没有拆开包装的。”看着满屋的狼藉,她忽然感觉到,自己浪费了很多钱,换回很多物品,却并没有多么充实和快乐。 搬家的时候,余元一口气扔掉了房间里80%的物品。有的送给了朋友或邻居,有的留在了原来的房子里,有的进了垃圾桶。 被她舍弃的物品中,最多的是各种各样的书籍、快时尚的衣服和鞋子。 “以前我可能也是视觉动物,看到封面好看的书就会买回家,但其实就翻了几页。很多衣服都是冲动消费或者打折网购的,喜欢的同一件衣服会买好几个不同的颜色。试穿觉得好看的鞋子,回家发现并不好穿,就几乎没有穿出门过。”余元说。 “可能正是因为东西越多,烦恼也越多,因为需要时间和精力去储存、维护、整理或者维修。”她觉得,正是被迫快速搬家、收拾物品,让自己发现,是时候改变了。 带着剩下的20%的生活必需品,她搬到了一个小公寓。 拥有的东西更少了,生活反而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比如,我不用再纠结每天早上出门的时候穿什么、搭配什么。收拾东西的时候,省去了很多时间,搬家也可以很快打包好。房间里没什么东西,干净空旷,呆着也很舒服。” 更重要的是,余元觉得,极简的生活,让自己在精神上更加自由了。“如果我想离开这座城市,我不用考虑这么多东西怎么处理,想走就走。” 一天,她无意中在网上被一个视频吸引,讲的是一个普通的美国四口之家,一年全部的垃圾却只有一个玻璃罐。视频中的女主人,就是后来对余元影响很大的零浪费生活方式的鼻祖——Bea Johnson。 这是余元第一次接触到“零浪费”这些概念。 当时,她也无法做到不购物、没垃圾,但她开始有意识地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比如,买菜的时候会带上自己的帆布袋,买饮料的时候拒绝一次性塑料包装。 在余元看来,每一个“零浪费”生活的实践者,都会经历一个改变的过程,没有人可以一步到位。因此,这种改变,也不存在难不难适应的问题。 “在足够了解自己真正需要什么之后,就不会再像之前那样盲目消费了。我那时候看了很多纪录片,每一次看完,都会重新审视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生活方式与地球环境的关系。我在这个过程中也接触到了更多志同道合的人,我们互相影响,消费观念变得更加理性了。” 余元在“散打填充区”为顾客分装天然草木洗手皂液。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6个月,我只生产了一罐垃圾”
 在余元商店的展示架上,摆放着一个玻璃罐。里面装着糖果纸、快递袋、机票、药片、衣服标签、音乐节发放的丝带手环等。 这是她去年的6个月里,留下的所有无法降解处理的垃圾,不到0.5公斤。 余元说,之所以把它们装进玻璃瓶,摆在显眼的位置,是为了提醒自己和别人,这些垃圾如果扔掉,就会跟无数其他的垃圾混合在一起填埋,可能几百年都无法分解,成为危害生态环境的罪魁祸首。 “有很多人会被‘零浪费’的零吓到,但其实并没有那么难,对我来说,‘零浪费’已经是一种家常。” 余元家的冰箱里,放着一个不锈钢盆,用来装鸡蛋壳、果皮、菜叶根茎、咖啡渣等厨余垃圾。装满之后,她会倒进泥土里进行填埋或者堆肥。 每天出门,她会在包里装上自己的餐具、水杯、手帕,以及一两个帆布袋,用来装可能购买的蔬菜、水果、零食等。 在菜市场,余元从不使用商铺里的塑料袋。“现在食品的过度包装越来越普遍。比如,买菜店主会随手用塑料袋给你装好,买鸡蛋肯定有套好的盒子,买水果有时候也会有网袋。更夸张的是,超市里很多水果是剥好切好的,放进塑封好的泡沫盒。” 家里的生活必需品,她拒绝所有塑料包装,使用可生物降解的牙刷、玻璃瓶装的牙膏片和有可持续森林认证的再生纸。 曾经让她最头疼的,是别人赠送的礼物。 “礼物一般都会过度包装的,而且经常会收到很多自己并不需要的东西,最后都会浪费掉。之后我就告诉大家,我不收任何礼物。如果是一定要送的,会告诉对方自己需要什么。” 成为一名“零浪费”生活践行者后,余元最大的改变,是对购物的选择和控制。 买衣服的时候,她要先看材质是否纯天然或者可降解,商品的质量是否足够好,是否可以反复使用,如果达不到,就会选择其他替代项。 “这个帽子就是二手的,但其实买到的时候连标签都没有拆。”她指着自己头上戴着的一顶橙色毛毡帽说,其实很多物品,都有更环保、更节约的替代方案。 在英国,余元曾经花4元人民币买了一双二手牛皮靴,直到现在还在穿。家里很多衣服配饰,也是她从古着商店淘来的旧物。 “以前,人们可能只会购买春夏秋冬四季不同的衣服,但现在快时尚已经发展到52季,每周都会有新的款式,很多人因为喜欢新鲜感,就会去冲动消费。”余元说,每次购物前,她都会问自己,是否真的需要它? “足够了解自己真正需要什么东西的时候,就能够克制自己的购物欲。在选择的时候,也会有意识地去对比,它是否符合我所践行的‘零浪费’的标准。” 余元在为顾客介绍一款天然木质熏香。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开这家店,是想让更多人体验‘零浪费’” 但要寻找到真正环保节能的生活用品,并不很容易。 余元发现,很多与自己一样,正在践行或者想进入“零浪费”生活的人,因为特意去寻找这些物品,反而花费了更多的时间和成本。 她想,是否可以开一家专门售卖这类生活用品的商店,方便同类人,也为更多人提供体验这种生活方式的平台。 2017年底,余元请到了Bea Johnson来中国进行“零浪费”生活的分享。那次,她向这位零废弃生活方式之母讲述了自己的想法。Bea Johnson很支持她,她告诉余元,“如果想做就放手去做,做了才知道好不好”。 没多久,余元同时在线上和线下开办了自己的“零浪费无包装商店”。之后,线下商店几易店址,今年10月13日,线下的“零浪费无包装商店”终于又在北锣鼓巷开业。 “我始终觉得,线下实体店一定要有,因为可以让大家通过接触、体验,选择自己真正需要的和适合的。”余元说。 “零浪费无包装商店”的商品,多是日常生活用品,木质餐具、玻璃吸管、不锈钢饭盒、可降解再生纸、有机棉网袋等。 一开始,余元不知道哪些生产商是正规可靠的,也不知道厂家们打出的绿色环保标准是否真实。买回来的物品,要么质量很次,要么材质不符合要求。 之后,她联系不同的供应商,对比来自不同厂家的同一款商品材质,不断地搜索、查询资料,看哪个更环保,哪些可以循环使用。在大批量进货上架之前,她会先自己把东西用一遍,测试是否真的好用。 店里售卖的唯一一款纸巾,就是她日常使用的天然抑菌竹浆纸,“它是有FSC可持续森林认证的竹浆纸,可以直接冲马桶,不论是住高楼大厦还是胡同,都可以很方便地使用。” 种类最多的物品是吸管,有不同颜色的玻璃吸管,也有不锈钢吸管、竹质吸管和芦苇吸管。余元说,这给顾客提供了很多不同的选择,用来替代塑料吸管。“塑料吸管是海洋里的十大污染源之一,对海洋生物危害极大,但现实生活中又用的很普遍。” 在进门两侧的矮货架上,挂满了不同尺寸和面料的帆布袋和网袋。卖得最多的是一款经典耐用的网袋,材质是来自巴基斯坦的国际认证有机棉。“买菜的时候可以装蔬菜水果,出门旅行也可以收纳杂物,还可以当洗衣袋,小网格的还可以用来装面包等食物。” 余元说,所有这些物品的共同点,就是可以取代一次性塑料制品。 她很少为店里的商品做宣传推广,大部分顾客是回头客或者经人“安利”过来的。“我还是希望这些商品最主要的推广途径是顾客本身,他们觉得实用耐用,可能就会自发介绍给其他有需要的人。” 这样,零浪费无包装商店的售卖才符合她的初心:不仅仅是卖东西,而是卖过真正需要这些东西的人,鼓励大家购买真实所需,减少浪费。 余元把6个月生产的所有垃圾装在一个玻璃罐里,摆在商店货架上。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对话:“零浪费”不等于过苦行僧生活 新京报:你所理解的“零浪费”是怎样一个概念? 余元:很多人被“零浪费”的零吓到,对我来说,它让我更加了解我自己,是一种内在的富足,而不是外在的光鲜亮丽。 我在践行这种生活方式之后,感觉收获了更多,比如内心会更加自由,不会因为过多物品的束缚,让我必须留在某个地方,我可以去任何一个地方。另外,生活因为精简也更加健康了。 我觉得要践行“零浪费”,其实是要先能够从内往外地了解自己。只有真正了解到自己内心的声音,才可能会去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比如减少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在社交平台去推广所谓的“零浪费”。 新京报:从过多浪费到“零浪费”,这样的转变是否很困难? 余元:当你足够了解你自己,确定想要“零浪费”这种生活的时候,会有意识地往这方面靠拢。当然也会有一些阻碍,比如当你生活在一个过度包装、习惯浪费的大环境里,可能很难去拒绝一些东西。 一旦过了这个坎,其实你会发现“零浪费”非常简单,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复杂,觉得要牺牲生活的便利,要过苦行僧式的生活。反而,你会收获更多的自由,比如不用纠结早上出门穿什么,出门很快就可以打包好,节省很多时间。 很多现代人的生活不断地被物质填充,同时物质也在填充大脑,长此以往,可能未来我们会变成物质的奴隶。我不希望这种生活方式延续下去,所以做了一个改变。 当时我就觉得,无论我能否做到极致,但至少我尝试过。每个人也都可以去尝试,如果你觉得有意义,那就坚持下去,如果没有意义,也可以不再做。 新京报:要践行“零浪费”的生活,可以从哪些事情开始做起? 余元:最简单也是最普遍的,衣食住行会用到的一些物品。比如喝水用自己的水杯,不要使用咖啡店的一次性纸杯或塑料杯;吃饭用自己的餐具,不要使用一次性筷子;买菜用帆布袋,不用商家的塑料袋;用手帕替代纸巾。这些物品也是我日常会随身携带的。 改变要靠成千上万的人去做一点点事情 新京报:现实生活中,有哪些浪费现象是值得警惕的? 余元:这三四年里,我发现当我们反复去强调环境问题多么严重,实际上90%的人依然是不关心的。所以我希望传达一些更接地气的东西,比如让更多人知道,去减少浪费,不仅仅是保护环境,也可以让自己更健康、更自由、内心更富足,还能省钱。 我觉得值得警惕,也是最应该普及的是减少一次性塑料制品。一次性物品的使用效率非常低,但是塑料被当成垃圾处理的时候,它需要几百年来分解甚至有的无法分解,最后直接影响空气、水和生态环境,糟糕的影响又反馈到我们自己的身体里。 所以,大家可以尽量地把这些物品更换成可持续的、可以反复使用的。 新京报:你想倡导每个人都投入这种“零浪费”的实践,还是量力而行减少浪费就行?
余元:改变世界,不是靠一两个人做很多事情,而是要靠成千上万的人去做一点点事情。所以,我希望能够让更多人参与进来,尝试这种生活方式。但不是说要求每个人都做到像我这么极致,我希望每个人都力所能及地去改变一点点,重新发现一个更好的自己。
我也不是一下子从一个非常铺张浪费的人,到一个完全“零浪费”的人,也是有一个过程的。当我在不断地去尝试去践行的过程中,我发现我更加了解自己,我收获的大于我失去的,我就更努力地去朝这个方向前进了。
购物节太多太夸张,尽量只买真正需要的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