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中国书店报告:北京新开书店639家,数量居首

2021-05-20 15:00:32

记者丨何安安 3月30日,《2020-2021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在2021中国书店大会现场发布。报告调查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大约有4061家实体书店新开面世,也有1573家书店关门;新开书店数量远远超过关门书店数量,全国纯新增书店约2488家。中国新开书店数量城市排名中,北京以639家新开书店数量位居榜首,西安、徐州、南京、连云港、哈尔滨、南通、上海、重庆跻身TOP10。 与中国书店大会同时举办的“新时代杯”时代出版·中国书店年度致敬盛典已经连续举办了四届,今年共收到全国817份申报材料,是历届申报最多的一次。为表彰今年疫情环境下逆势增长与表现卓越的书店,特增设“2020抗疫特别致敬”项目。本年度的“书店之都”称号花落北京。 大隐书局、啡页书咖、嘉汇汉唐书城、鹿森书店、無料书铺5个书店品牌荣获“年度书店品牌”。“年度最美书店”依然最热,鲍贝书屋、玻璃宫艺术书局等10家书店获得此项荣誉。此外,现场还为“年度书店品牌”“年度主题书店”“年度社区书店”“年度校园书店”“年度乡村书店”“年度店长”“2020抗疫特别致敬”授牌。 “新时代杯”2020时代出版·中国书店年度致敬盛典暨2021中国书店大会举办现场,图为百道新出版研究院院长、百道网董事长程三国发布并解读《2020-2021中国实体书店产业报告》。该活动由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和百道网主办,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冠名赞助。本届书店大会的主题为“文化强国远景下阅读服务创新与书店未来”。 图书销售依然是书店的主要收入来源 报告显示,承担中国新开书店的机构力量主要以新华书店和民营品牌连锁书店为主。新开书店数量最多的是重庆新华传媒有限公司,2020年新开书店数量为114家;安徽新华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95家的数字次之。民营品牌连锁书店中,新开书店数量最多的是西西弗书店34家,渔书以32家位居第二。 2020 年新开书店数量城市排名(TOP30)。 调查显示,在未来开店意愿和计划上,表现积极的依然是新华书店和品牌连锁书店,独立书店未来新开书店的积极性不高。参加调研的新华与品牌连锁书店,未来一年,有70家计划开店1-5家,占54.69%;9家计划开店11-100家,还有1家计划开店100家以上。独立书店相对保守,60%以上的独立书店一年内没有开店计划。未来三年内,48.77%的独立书店没有开店计划,37.65%计划开店1-5家,13.58%选择开店5家以上。
受疫情影响,2020年实体书店经营受到很大冲击,有208家机构销售收入同比下降,占70%;73家销售收入同比下降21%-50%,37家销售收入同比下降50%以上。仅有82家机构表示,2020年销售收入同比增长,其中52家销售收入同比增长0-5%;销售收入同比增长占比50%以上的仅1家。 从书店的整体收入结构类型来看,图书销售依然是书店的主要收入来源。2020年,接受调查的书店中,有24家图书销售收入占比100%,近三分之一的书店图书销售收入占比50%-79%,24.13%的书店图书销售收入占比30%-49%。而对于新华书店集团来说,教材教辅图书依然是收入的重头,近一半新华书店教材教辅图书销售占总收入的50%-79%,18.72%的教材教辅图书销售占总收入的80%以上。 从收入渠道构成来看,参与调研的实体书店主要还是以线下收入为主,同时线上也有所布局。线上收入占比10%及以下的机构最多,有144家;有91家机构2020年线上收入为零。2020年线上收入占比50%以上的书店,仅占参与调研的书店的4.93%。在参加调研的品牌连锁书店中,有76家书店线下收入占50%以上,占总量的88.37%。 根据数据,2020年,实体书店的线上收入、线下收入同比增长均有所减缓,有三分之一的品牌连锁书店线上收入同比没有增长,43.18%线上收入增长占比10%及以下;一半以上的独立书店2020年线上收入同比没有增长,30.25%的独立书店线上收入同比增长10%以下;50%的新华书店集团线下收入同比增长10%及以下,41.18%的线下收入同比没有增长。 美国印刷图书购买渠道统计。 自疫情暴发以来,各地实体书店陆续停止营业,销售归零,遭遇短期困难。根据本次调研,网络图书低价竞争是书店经营困难最大的挑战,占21.92%;人力成本、疫情常态化是第二、三大挑战,而房租成本等也给实体书店带来不小的压力。在应对措施中,书店期待政策支持、拓展新业务两项呼声最高,占三分之二以上。对于书店来说,融资则是第三应对方法,占比为10.93%;在其他应对方法中,开发更多合作平台、增加文创产品、增加网络书店数量、公众号微商城建立与运营、微营销(直播)等等也是书店目前以及将来会采取的措施。 书店就像是门面房,直播和短视频可能有点像路边摊 和新华集团、品牌连锁店相比,独立书店的生存更加艰难。报告显示,独立书店自救的首选方式为压缩成本,占22.71%;书店拓展新业务收入是第二选择,占17.67%;此外独立书店还通过网上开展外卖业务、举办线上读书分享会、优化网上图书数据、微信群销售、增加知识服务等来增加营收。 中版书房。 2020年最大的“黑天鹅”是全球疫情,疫情对实体书店业最直接的影响是到店客流量的减少。从短期来看,客单价和购买率都在同步下降,导致书店收入的下滑,线下购书流量越来越少;线下购买力大幅度下降对供应链支持和供应链安全而言会产生巨大的负面作用,实体店的品种更加萎缩,走入恶性循环的轨道。 从长期来看,读者购书习惯改变,人们购物方式进一步网络化,以及阅读方式的变化,线上消费习惯和数字阅读习惯进一步形成;线上渠道话语权进一步扩大;导致书店作为购买场与作为文化空间的功能弱化,书店通过活动构建的用户黏性受到冲击,书店的“存在感”及与读者之间的连接被减弱;使实体书店线下活动体验优势不能发挥,场所和空间本来是书店的主要优势,在疫情时就成为劣势了,原本吸引读者参与的各种丰富的文化活动,也无法正常开展。实体书店的线下场景是最吸引人的,疫情阻隔了人流,使这个场景失去了核心优势。 除疫情外,中国实体书店业的发展还面临内部恶性循环的问题——书越出越多、定价越来越高但单册平均印数越来越少、折扣越打越高,实体店与网店书籍售价差距越来越大。艰难与转型,是所有受访书业人对2020年书店业最直接而深刻的感受,书店业更新迭代,在2020年出现拐点,疫情加速了书店业变革。 疫情给实体书店带来的正面影响是疫情倒逼书店加快转型的步伐。逼着实体书店开始重视线上业务,开展线上销售;引发了大家对私域流量的重视、对社群运营的重视,并思考如何改变图书价格体系和利润结构;在跟线上无法比拼价格和品种优势的情况下,升级“产品线”,充分利用实体空间的线下特点,加大拓展到课程、知识、服务等无形产品,以及提供社交等隐形服务;将线下线上进行融合,打造线上的文化公共空间。 书店业最大的变化在于,各家书店纷纷寻求出路,采用“线上+线下”运营方式,将书店经营的视野扩展到书店实体空间之外,迈出跨界融合的步子;加快了对新的商业模式的探索:直播带货、短视频推介、文化服务、借阅卡、社区快闪店;加快了书店业推进电商平台、微信商城、直播、社群等线上平台、渠道的搭建和线上营销的发展。 但绝大多数受访者认为,图书直播和短视频,目前为止依然只是一种宣传营销的工具或渠道,可以更加形象有效地宣传图书、宣传作者,但对书店销售的影响有限。虽然也有一些网络大V的直播、短视频,起到了拉动图书销售的作用,但它毕竟还不是图书销售的主流方式。未来会不会成为第三渠道,也在观察讨论之中。 中金易云科技公司总裁朱济顺从数据的角度对2021年图书市场进行预测与展望,他认为,在“全民带货”时代,更多图书从业者将拥有直播经历。 书店就像是门面房,直播和短视频可能有点像路边摊。书店可以有直播和短视频,就像实体店可以有外摆区域,但是关了店去摆摊,那就不是“转型”而是“转行”了;同样地,绝大多数受访者同意,凡是有条件的书店,都应该尝试这类新兴的营销方式,利用其可视性强、互动方便的特点,拉近与读者的距离,营造更加良好的活动体验感,对建设社群十分有帮助。 后疫情时代最大的挑战:如何吸引读者重新回到实体书店中来 疫情也让实体书店真正认清,原本习以为常的生活秩序非常脆弱,书店赖以生存的实体经营之路狭隘闭塞,独立书店更是一个小众的群体,难以出现热点,通过书店自身条件安排的线上直播、网络营销举步维艰;由于起步晚、基础差、用户不多、用户体验差、没有领先优势以及书店缺乏线上运营、技术人才,难以产生较好效果。开展线上销售后,由以前的书店行业之间的竞争,变为与各个行业之间的竞争。 2020年疫情期间如何自救。 后疫情时代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吸引读者重新回到实体书店中来,书店必须在空间塑造、服务理念、图书品质、活动策划等方面下功夫,让读者能够感受到实体书店的温度,从而更愿意来到书店;如何寻找赢利增长点,消费者、产品、空间、服务怎样组合在特定的商业模式下发挥极致效果。书店机会来自于是否能做好连接,一是连接图书、作者与读者,通过各种方式、如陈列、推荐书单、店员介绍等将好书介绍给读者;二是连接读者与读者,通过策展与文化活动等,聚拢有共同兴趣的读者。 在发布现场,程三国认为,书店的未来在于以阅读服务创新,而阅读服务创新的价值实现蕴含在公共文化服务系统与结构之中。书店在以阅读服务为核心的公共文化服务上有无与伦比的优势,但不是要躺在公共文化上,而是用公共文化服务补上商业闭环短板,未来的书店是B2B+B2C的可持续的双模式双循环。这需要政府、社会、书店三方合力。 作者丨何安安编辑丨罗东校对丨杨许丽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