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030):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in /home/www/djbedz.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1924
乍得总统战死,他曾打赢与卡扎菲的“丰田战争”| 京酿馆-岑溪新闻网

乍得总统战死,他曾打赢与卡扎菲的“丰田战争”| 京酿馆

2021-05-15 14:33:51

▲开始猜忌“功高震主”的代比,解除了其陆军总司令职务,派其“留洋深造”,后又“升任”总统顾问虚职。 对此怏怏不乐的代比先后卷入几起未遂政变中,并一度流亡国外。
1990年12月2日,在法国和利比亚卡扎菲的支持下,代比政变成功,推翻了人心渐失的哈布雷政权,自任乍得总统兼武装部队总司令。 代比上台后对内竭力调和部族矛盾,对外则依靠法国,主张地区稳定,反对“无节制的外来干预”。 他曾积极支持法国对马里的军事干预,却是全球第一个公开警告“推翻卡扎菲可能引发严重地缘政治后果”的国家领导人。这种对地缘政治的前瞻性和实用主义原则,虽让他饱受争议,却一直能在国际舞台上八面玲珑。 在位期间,代比虽始终未能重振经济,但在维护国家和社会稳定方面颇有建树。执政30年来,曾经战乱纷纭、政变不断的乍得,除北部、西部边界地区偶有原教旨极端势力骚扰外,大抵维持了太平局面。 在这种有利氛围下,他在2018年前已连任5次之多。2018年,他推动修改该国基本法,将总统任期由5年改为6年,可以连任一届,且规定“不溯及既往”。也就是说,其在今年举行的大选中连任,却是基本法中的“第一个总统任期”,他可以一直干到2033年再“荣退”。 死于“癣疥之患”? 当然,代比在乍得国内并非没有对手:多位反对派人士曾表示将参加竞选;靠近乍得湖的边界地带,也时有跨境原教旨极端势力出没。不过这些挑战过于微弱,代比并未放在眼里。 2016年3月,北方靠近乍得-利比亚边界的塔努阿,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马赫迪·阿里纠集一哨人马,宣布成立了一个名叫“乍得变革与和谐阵线”(FACT)的反政府组织。 此时利比亚卡扎菲政府已崩溃多年,国内陷入军阀混战的一片大乱。群雄争霸的主战场在北方地中海沿岸,广阔的南方则有大片“留白”,军火和补给都不难搞到,这给了FACT以有利的战略纵深和后勤基地。虽然几年来乍得政府军屡屡进剿,但都如高射炮打蚊子,无从着力。 尽管如此,代比依旧将这支反政府武装视作“癣疥之患”,直到此次FACT公然挑战他视作“根本大计”的大选投票。 4月11日投票日当天傍晚,FACT突然宣布对代比“宣战”,并越境偷袭了几处乍得边防哨所。此后8天里,该组织兵分三路,在乍得北方卡内姆省互分互合,走位飘忽,并一度摆出直扑首都恩贾梅纳的架势。
此举令代比雷霆震怒:4月17日,乍得政府军主力大举北上,代比则“御驾亲征”,摆出一副“犁庭扫穴”之势。4月19日,乍得陆军发言人阿古纳发布一份“大捷通报”,称政府军“击毙300多名‘恐怖分子’,活捉包括3名首领在内的150多人”,并正在代比亲自率领和激励下“乘胜追击、斩草除根”。 这一天是拟定的大选结果揭晓日,全国洋溢着喜庆气氛。 军方表示,总统将亲临前线鼓舞士气并“犒师”,代比总统选举全国竞选团队负责人巴达在当天稍晚大选结果公布后宣布,“总统将在凯旋后参加胜选盛大集会并宣誓就职”。 翌日一早,总统府秘书长德贝还发表了“热烈祝贺我们的总统和元帅在北卡内姆的伟大胜利”新闻通稿——此时距代比死于他所谓“癣疥之患”,只剩下区区1小时。 代比之子“接班” 第一个六年任期只过了不到1天便戛然而止,甚至就连就职仪式都未能举行,这恐怕是代比当初万万没想到的。 乍得独立以来的国家领导人都有“御驾亲征”的传统,“乍得双雄”时代争夺国家大权的哈布雷、古库尼,都曾亲上前线杀敌。 代比本人也曾是“丰田战争”中横枪跃马的骁将,如今终于有机会“御驾亲征”,最终却迎来如此出人意料的结局。这正应了法国名剧《费加罗的婚礼》中曾引用的一句古老谚语:瓦罐不离井上破。 4月20日,FACT发表声明,称已圆满完成既定使命,宣布“战术撤退”。或许,这个“战果”对他们而言也未免太大、太意外,因此其暂时“想静静”,以稳待变。 同日,乍得军方宣布解散刚刚诞生1天的政府和议会,成立“过渡军事委员会”,由代比之子、乍得北马里干预部队总指挥伊特诺少将出任主席,在未来18个月内负责领导该国一切事务。 伊特诺已近不惑之年,和法国关系密切,并长期担任军职。一些观察家认为,他“至少在现阶段是维持乍得过渡期稳定的理想人物”。 但也有人担心,强人已逝,被强势压制的内忧外患不免冒头。 □陶短房(专栏作家)编辑:陆玖  校对:陈荻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