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030):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in /home/www/djbedz.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1924
很不给面子!土耳其吃了美国一记“闷棍”| 京酿馆-岑溪新闻网

很不给面子!土耳其吃了美国一记“闷棍”| 京酿馆

2021-05-12 15:00:34

 ▲央视报道截图。

当地时间4月24日,美国总统拜登宣布,美国官方正式谴责1915年发生在奥斯曼帝国境内的“亚美尼亚大屠杀”为“种族灭绝”,激起轩然大波。 这立马激怒了土耳其方面。土耳其对此提出强烈谴责,并召见美国大使抗议。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此后也谴责美方声明,并指拜登的决定是“历史性错误”,称美国的决定严重破坏地区合作新趋势。 问题来了:为何美国此时突然提起百余年前的这笔“旧账”? “亚美尼亚大屠杀”是106年前的旧账 亚美尼亚人是个居住在亚欧边界的古老民族。自中世纪后期以来,亚美尼亚人就饱受地缘政治之祸,被夹在奥斯曼土耳其和沙俄两大势力间,每每成为被殃及的池鱼。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奥斯曼土耳其出于对沙俄的仇恨,站在德-奥同盟国一边参战,激进分子随即以“肃清沙俄间谍”的名目,发动了针对亚美尼亚人的清洗。1915年4月24日,奥斯曼土耳其逮捕了约250名最著名的亚美尼亚人知识分子、社区领袖,随后他们都死于非命。

此举震惊了还在大战中的“新旧世界”,所以这一天也被定为“亚美尼亚大屠杀纪念日”。
  一战以同盟国失败和奥斯曼土耳其解体而告终,但随后崛起的土耳其凯末尔政权,和曾组成“统一与进步委员会”的前激进军官组织“青年土耳其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因此,土耳其尽管也摆出“追究亚美尼亚大屠杀责任”的姿态,但最终仅承认“存在战争中难以避免的悲剧”,强调许多穆斯林土耳其人也是战争受害者,并坚决否认存在“组织预谋、政府指使和有组织的种族灭绝”。 历届土耳其政府都对“亚美尼亚大屠杀问题”高度敏感,现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更是如此。他在任期间,强化了《刑法典》第301条款中所谓“侮辱土耳其人”的规则,将“曲解亚美尼亚大屠杀”包含在内,引发了争议。 2020年秋,在土耳其直接军事支持下,阿塞拜疆发动针对亚美尼亚人居多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战争,在六周战争中亚美尼亚人死伤惨重,纳-卡地区大片土地被阿塞拜疆夺取。 此举令土耳其人和亚美尼亚人间本就糟糕的关系更加恶化,也成为最新一波针对106年前旧账“大清算”的导火索。 ▲新华社报道截图。
美国“翻旧账”姗姗来迟 由于亚美尼亚大屠杀本身事实清晰,争议在于是否认定此举系当时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有组织、有预谋政府性行为,即是否构成“种族灭绝”。 直到1981年,时任美国总统里根才首次谈及亚美尼亚大屠杀,并使用“种族灭绝”一词,却在土耳其官方强烈反对下浅尝辄止。2010年3月,美国国会以微弱优势通过将亚美尼亚大屠杀定义为“种族灭绝”的决议,导致土耳其政府召回驻美大使,随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呼吁国会“慎重”,导致决议只停留在众院外委会的层面便不了了之。 2019年,美国参院终于通过一项“支持将亚美尼亚大屠杀定义为‘种族灭绝’”的决议,但这项决议是无约束性的。 之所以如此,很大程度上是考虑到土耳其在地缘政治尤其北约防范中东、俄罗斯方向战略的重要性,美国不想“因小失大”。 但美国是亚美尼亚本土、俄罗斯以外亚美尼亚侨民最多的国家,且这些亚美尼亚裔美国人在政治和文化等领域十分活跃,并因“大分散、小聚居”,可以在特定选区产生巨大影响力,这些选区往往和民主党内所谓“进步派”选区重合。 随着“进步派”势力的与日俱增,其在政治上的压力也水涨船高,迫使拜登在2020年大选期间早早作出了“一旦当选,就推动官方定义”的承诺。 不仅如此,埃尔多安的地区野心和美国战略利益间冲突越来越大,接连两届美国政府都对其在叙利亚、利比亚、阿塞拜疆等地的扩张,还有在伊朗、俄罗斯等问题上的立场十分不满。 如果说,共和党籍的前任总统特朗普因对“人权之争”意兴阑珊,在这个问题上尚不会特意揪住“亚美尼亚大屠杀”不放,那打惯了“人权牌”的民主党上台后,自然不会对埃尔多安客气。▲拜登,资料图。图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