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顾铮:当都市景象进入镜头,人也成了都市的俘虏

2021-04-04 23:40:18

撰文丨肖舒妍
“百步之内必有惊悚,”这是顾铮自撰的座右铭,他以此激励自己走上街头,记录下城市的每个表情,“因为你永远不知道马路上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有意思的事。”
作为国内最早提出并引入“都市摄影”概念的人,顾铮第一次拍摄城市就是被他生活其中的老上海吸引,“那时候的上海破旧,但它的城市脉络复杂,肌理丰富,人的表情与举止也比现在自然、生动。”
顾铮镜头下的上海。
上世纪70年代,还是中学生的顾铮曾在上海街头遇上一辆停在街角的白色面包车。当时他正哼着歌要去找同学,却突然撇见车里躺着的一位死者僵硬的脸,城市的“惊悚”就这样撞在了他眼前,从此顾铮就没能摆脱对都市的好奇与探索。他的都市摄影实践,也就此展开。
在他所著的《城市表情》一书中,顾铮这样描述摄影师和城市的关系:“在与都市的对话中,摄影家发现自身,发现自身与都市的关系,并且把这种发现与我们分享。”
今年4月,《城市表情》出了第三版,增加了对“鸟头小组”、沈浩鹏等以中国城市为创作空间的摄影师的介绍。这本书的编撰,是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顾铮在日本留学时为《中国摄影家》杂志撰写“都市摄影大师列传”开始的,增补到现在,讲述对象涵盖了从19世纪到21世纪37位中外都市摄影师。
这也意味着,最早的文章成文已近30年,但他们的都市摄影却依然没有过时。
顾铮,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曾任第56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终评评委。著有专著多部,并在国内外策划多个摄影展览。
摄影技术的发明与城市化进程的开始几乎同时。1839年,法国人盖达尔发明了摄影术,此时西方社会也正处于剧烈的结构转型,大量人口涌向城市,生活观念日异月殊。是巧合也是必然,摄影成为了记录都市变化最精妙的方式。
“都市需要一种包含了人的精神的物质手段来记录、来呈现都市本身的变化发展;而摄影也从呈现都市的充满戏剧性的飞速变化中获得了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存在价值,并且极大地拓展了自己的视觉可能性,在表现都市生活的同时也丰富了自身。”在《城市表情》的序言中,顾铮如是写道。只有城市继续发展,都市摄影就永远不会过时。
摄影师如何从镜头中发现城市的表情,又如何与他热爱的城市相处?在拍摄城市的过程中,摄影师又是怎样发现了自己?顾铮向我们讲述了他与都市、与都市摄影的故事。
摄影师与他的城市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