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030):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in /home/www/djbedz.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1924
营救湖北黄梅576名被困考生-岑溪新闻网

营救湖北黄梅576名被困考生

2021-03-29 23:32:52

7月8日下午5:00,湖北省黄冈市鄂东华宁高级中学(以下简称华宁高中)的积水已渐渐退去。最后一场英语考试即将结束,各考场外站满了前来等待的家长。这一天上午,因为持续降雨,华宁高中内涝严重,水深达1米多,有576名参加高考的学生被困校内。
 在校方的申请下,考试时间延缓,消防救援队进校,考生们经历破窗而出、绳索转移、皮划艇转移失败、铲车进校……直到上午11点半之前,所有被困的学生均被解救成功,进入考点参加考试。
7月8日上午,华宁高中形成较深积水。受访者供图
华宁高中的不眠夜 7月8日3:00,高考综合考试前夕。 华宁高中高三学生刘银在睡梦中被室友唤醒。窗外的雨声哗哗响,寝室里已经积起了水。 “水已经漫到下铺的位置了,没过了膝盖。”刘银说,他们的寝室在男生宿舍一楼。前一日高考结束的晚自习,教室内的积水已经没过脚踝。刘银不得已赶回尚未积水的寝室继续复习。 但下了一整夜的雨,寝室也未能幸免。宿舍管理员也在这时候敲开了他们的房门,“宿管让我们往楼上走,我们衣服都没穿就往上跑”。 住在华宁高中的教职工宿舍里老师秦艳明“迷迷糊糊地听到点动静”,也醒了过来。他是本次高考考点湖北省黄梅县第一中学的监考老师。 秦艳明从二楼的窗户望去,7日晚学校内才没过脚踝的积水,此时已经有半米深。他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停靠在男生宿舍楼一侧的汽车。秦艳明想要下楼把车挪到地势高处,下到一楼,水没过膝盖,车也已经熄火挪不动了。 教职工宿舍楼是栋老楼,秦艳明怕房子在水里泡久了危险,不敢再睡了,他拿上了贵重物品——电脑、手机和第二天监考的材料证件,起身走到二楼的走廊上,看了一夜的雨。  校长许建雄称,凌晨三点发现学校水位猛涨后,首先把低楼层学生转移至高楼层。他说,考虑到当时的涨水情况暂未对房屋结构产生损毁影响,也受救援条件限制,所以没有在发现涨水的第一时间对学生进行转移。 事实上校方凌晨就开始紧密部署。“我们联系教育局希望帮忙解决学生吃饭和休息问题,同时希望政府安排冲锋舟和救援车救援。”许建雄说。 凌晨四点,黄梅县派出所便接到电话称华宁高中出现险情。有五百余名学生被分别困在男、女宿舍楼。 四点,电话也打到了黄梅县的锦绣江南大酒店。酒店大堂经理石经理回忆称,他们在接到电话后首先着手为华宁高中的考生准备580份早餐,以及为学生们在转移后到店做好准备。
2020年,华宁高中有六百多名学生参加高考,其中在校住宿的高三学生有576名。按照学校的安排,这些学生将在早晨赶往考点——黄梅国际育才高级中学,黄梅县第一中学、黄梅县第三小学和黄梅县第七小学。 刘银习惯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早上6点30分吃早餐,原本他将在7点准时乘坐学校统一的送考车。上午11:30考试结束,他和同学还会乘送考车返校午休,然后再次赶往下午3点的考试。 前一天,在前往考点的送考车上,刘银从班主任那儿听说,7月7日安徽歙县受持续强降雨影响,全县2000多名考生,有约四分之三未能抵达考场,已经延期一月的高考再次延期。 刘银当时觉得幸运,“虽然高考期间下了几天雨,但至少没淹吧”。但7月8日天亮后,他发现情形并不那么乐观。 绳索转移300多名考生 秦艳明几乎是看着自己的小轿车一点点被淹没的,天亮时,他只能看见漂在水面上的车顶盖。 男生宿舍的同学们不断议论着,今天该如何涉水到达考场。而他们还要分别前往城区四个不同的考点。 “我们一边救援一边向省考试院打报告请求延缓考试”。校长徐建雄称。据中新社报道,险情发生后,黄梅县委、县政府立即启动应急预案,组织调度处置,并全力抢运。经请示教育部考试中心同意延时考试,延时考试按规定顺利结束。 秦艳明说,男生宿舍楼离校门近只有20米,且地势高,但女生宿舍渍水较深,水流湍急。男女生的宿舍楼采取了不同的人员转移方法。 8:00,300多名男生们一一“下水了”。 刘银位于一楼的寝室距离校门最近,成了男生宿舍楼被困人员转移的主要通道。窗户被消防队员破开,铁丝网被剪断,救援队员在窗外铺设一条长绳作为转移人员的轨道。 绳子的另一头系在校内的铁栏杆上。在学校的安排下,男生宿舍楼的所有考生依次下到一楼,通过已经破开的窗户翻到窗外。 刘银踏着一双黑色凉鞋,带上一件白色上衣、雨伞和准考证件,跟着下水了。他1.7米的个头,下水后,才发觉水已经淹没至胸口处。寝室内的水流是静止的,翻过窗户之后的水流湍急,学生们需要扶着绳索渡过,“每走一段路身边都有一名消防队员护着”。 从一段广为传播的视频上看,华宁高中的男生们排着队涉水而过,有学生仅是卷起了裤腿,更多学生则是直接把衣裤抱在怀里,穿着游泳裤、短裤走出校门。救援人员分散在绳索两侧,为通行的学生们打伞。 蹚出校园后,公路旁是早在等待的送考车,刘银浑身湿透,低头一看,双脚的凉鞋只剩下一只,另一只不见踪影。
刘银在8日上午的蹚水离开宿舍的过程中丢失一只黑色凉鞋,事后借来一只拖鞋。受影响,但担心解决不了问题,还不如冷静睡个觉。”高考结束后的晚上,刘银早早地就睡下。 (刘银、秦艳明、蔡睿为化名)
文 | 新京报记者 魏芙蓉编辑 | 陈晓舒 校对 |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