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030):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in /home/www/djbedz.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1924
暴雨中的致命“暗河”-岑溪新闻网

暴雨中的致命“暗河”

2021-03-21 23:35:30

7月18日上午,河南光山县城因暴雨积水,花园路上的护城河道被淹没。

这是一段一米多深、未被封盖的裸露河道。从当天早上7点28分开始,52分钟里,4人相继坠入河道,其中两人丧生。
在内河纵横的光山县城,很少有人意识到这种危险。落水者中,有两名赶去补课的学生,还有送孩子去补课的陈玲,她们几乎每天都要从这里路过。陈玲的丈夫杨军觉得,“如果现场有围栏或警示牌,人不会掉下去。”
事实上,当地的护城河大多都没有护栏。8月3日下午,光山县城管局副局长文贤国向落水后被救起。 监控画面

4人落水两人丧生

意外还在发生。
7点55分,买菜回来的王峰把车开到了驴肉馆对面,因为堵车,他拿着手机拍窗外的大雨,“花园路这是要被淹的节奏啊。”
王峰没有注意到,手机画面里,高二女生王萍(化名)骑着电瓶车从积水的路面上闪过,离路边的护城河道越来越近。
几秒钟后,甚至没传出一声呼喊,王萍连人带车翻倒在暗河里。
“快快!有女孩掉到水里面去了!”送完女儿路过此地的史小霞停住电瓶车。路边的曹记才听到呼喊后,扭头看到漂在水面上的雨伞和书包。
现场的监控视频显示,曹记才跑到水边,一把抓住王萍的书包;史小霞也蹚水赶来,一起拉拽;王峰从车里小跑过来救人,他的一只鞋被水冲走。
这次20秒的营救,是此次事故流传最广的场景。饭店老板把监控传到网上后被媒体转发,视频获得千万点击量。
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仅仅十几分钟后,意外再次降临。
得知女儿落水后,王萍的父亲赶到驴肉馆给女儿送干衣服。刚到路边,他听见史小霞大喊:“又有人掉下去了!”
这次落水的是骑电瓶车的母子俩。
王萍父亲冲过去,和另一名路人一起,从河道里捞起小男孩乐乐(化名)。然而,他母亲陈玲连同电瓶车一起被水冲走,“水流很急,救不上来,电瓶车只露出一点粉色的顶棚”。
一名现场目击者告诉新京报记者,李虹掉入护城河后,现场有人报警。“8点钟左右,在母子俩落水之前,有一名身着警服的人到达现场,但没做防护措施。”
当地消息人士称,李虹掉入暗河后,警方7点28分接到群众报警,随后民警前往事发现场。由于雨势太大,道路积水,民警下车步行前往落水点,随即通知消防等部门增派人手。“8点20分,现场民警在临街商铺了解情况时,陈玲母子骑电动车掉入暗河。”
上述政府通报记录称,陈玲落水失踪后,下午2时许,搜救人员将电业局以西河段上盖板全部掀起,搜救无果后,现场救援工作暂时停止。
被救起的两人并未被通报提及。记者调查统计,这天早上7点28分之后的52分钟里,这处护城河段共有4人落水,其中两人不幸丧生。
陈玲和两个儿子的合影。 受访者供图
“裸露”的护城河

早上7点50分,补习班老师打来电话,说李虹没来上课。情急之下,因病卧床的李虹妈妈立即喊来家人帮忙寻找。
县城不大,从李虹家到补课的地点,打车只要五块钱。李虹妈妈说,自己上个月出了车祸卧床休养,平时她接送女儿补课,改由女儿自己打车。“出了事我才知道,她想省钱,就一直坐三轮车去,每次比出租车便宜两块钱。”
李虹开学就升初三了,她学习成绩不错,为了打好基础,家人给她报了1200元一期的补习班。
上午9点多,李虹还没有找到。父亲李开清也从北京赶回老家,“政府也一直派人在找,但好几天都没有消息。”
光山县城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事发当天上午8点多,他们接到通知后5分钟就赶到了现场。为了打捞尸体,政府水利局、消防、城管等多部门300多名工作人员寻找,“每一条河道都排查了。”
7月23日中午,在李虹当天下车的位置,搜救队挖开地面,在下水管道旁找到了李虹的尸体。人们推断,李虹落水后,顺着连通的护城河被冲到百米外的河道。
杨军和家中亲戚也顺着护城河寻找妻子陈玲的下落。在北京打工的他匆忙赶回光山县,组织了家里100多个亲戚,沿着河道一条条地找,还在出事的护城河边拉起了网。杨军告诉新京报记者,7月20日上午,在事发河道3公里外的一条河沟边,妻子的尸体被找到。
他们在这里生活多年,对路面下的纵横的护城河并不陌生,也从没意识到它的危险。
河南省水利勘测设计研究公司在2019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提到,河南光山县部分河道、湖泊水面缩窄、阻断甚至消亡,水系连通性差,水动力减弱,仅能够纳排附近区域雨(污)水。光山县排水体制以雨污合流为主,污水管网系统覆盖率低,仅达到60%左右,造成大量污水排入护城河等水系。
史小霞甚至不知道七星湖河这个名字,把它叫做“暗河”。她的家就在花园路附近,跟很多家长一样,暑期时,她每周都有3天要骑着电动车送女儿去辅导班学跳舞,曹记才的驴肉馆门前的路段,也是她每次都要路过的地方。“我经常路过,也知道那个地方有个暗河,只是没想到它能淹死人。”
表面上看,那只是一段裸露的河沟,一米多深,约5米宽42米长。它是护城河的一段,两头都有石板覆盖。花园路临街的小吃店老板说,“为了清淤方便,那一段一直没盖住,已经裸露了七八年。”
事发河段的石板被撬开。 新京报记者王瑞文摄
缺席3年的护栏
一位三轮车司机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发那天,花园路上的积水已经淹过人的膝盖,“三轮车走到这肯定要被淹。”一名网约车司机说,花园路是县城地势最低的地方,每年下大雨都要被淹。
事发地2公里外的上官岗村,是该段护城河的上游水源地。村委会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县城花园路一带地势低,每到汛期暴雨来袭,高地雨水都会下流汇集到城内护城河。“从上官岗到花园路的高度差就有十几米,今年是1998年以来,水位最高的一年,所以护城河水位涨起来很快。”
暴雨积水,让花园路上裸露的河道变得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