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尔·加朵:太阳马戏团启发了神奇女侠的打戏设计

2021-03-18 23:39:19

DC超级英雄电影《神奇女侠1984》正在热映,至截稿前该片已拿下6800万票房,位于当天票房榜第二。在这部续篇伊始,神奇女侠戴安娜·普林斯在充满活力、时尚光鲜的上世纪80年代过着平静的生活,这是一个追求极致物质生活的时代。虽然她已解锁了自己的全部超能力,但却一直保持低调,一边管理博物馆里的古代文物,一边隐姓埋名地做着超级英雄。但现在,戴安娜将不得不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用她所有的智慧、力量和勇气,把人类从自己制造的世界末日中拯救出来。近日,新京报记者专访了神奇女侠扮演者盖尔·加朵,由她来讲述女侠的新成长。
盖尔·加朵

2017年,《神奇女侠》首次与影迷见面,故事发生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而这部背景设定与前作截然不同,把故事放在了上世纪80年代。
对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加朵有很多自己的想象和看法,她认为那是一个关于艺术、音乐、文化和财富的特殊时期:“我读过一项研究,说人可以在30天内适应任何情况,所以,即便你拥有了一切,到达了人生顶峰,在30天后,你的幸福指数也会回落到之前的水平,这驱使着你不断提高标准,渴望更多,欲求不满。一方面,它使我们不断进化;但另一方面,我们也要学会知足,珍惜当下,活在现实中。因为有时候,我们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却无意间付出了不愿付出的高昂代价,虽然这是一种追求更美好生活的愿望,但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不可能事事完美。”
神奇女侠

作为本片导演、联合编剧兼制片人,派蒂·杰金斯表示前作中戴安娜直面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席卷全球的结果,而这次,她将体验人类发展的巅峰,更准确地说,是过剩的极点。杰金斯一直属于神奇女侠的铁粉,她表示这是因为故事的核心从未偏离神奇女侠的真正意义——乐观、积极、勇敢,做更好的自己。“我觉得神奇女侠满足了我对超级英雄的全部期待,也就是告诉人们如何成为更好的自己,提醒人们只要人人都能做到,我们就能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最初把故事设定在1984年是出于我希望在自己的年代看到神奇女侠的想法。对我来说,那个年代是和神奇女侠紧密相联的,因为那段时间她风靡一时。在设计场景时,我们发现真正充满乐趣同时也极富挑战的是如何在拍摄电影的同时不照搬那个年代,而是给观众创造出在上世纪80年代看电影的感觉。”
对话
新京报:片中神奇女侠也展现出了平凡人对爱的渴望,但她一直很用力地平衡救赎挚爱与拯救世界之间的关系,可以这样理解吗?
盖尔·加朵:对于我而言,戴安娜伟大的一面并非有意为之。我认为她不会突发奇想地对自己说“今天,我要成为全人类的伟大榜样”,事实也并非如此。但是由于她的本质和出身,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东西。她是希望女神,因为她为人善良,一心想改善这个世界,帮助人类更加自尊自爱。这是深埋在她骨子里的东西。具备人性,是她之所以受欢迎的原因。
《神奇女侠1984》剧照。

新京报:上世纪80年代非常特别,大家都有欲望,女侠也有吗?她会因为此改变吗?
盖尔·加朵:对戴安娜来说,这个时代具有全然不同的内涵,在这个远离天堂岛的地方,半神半人的她比自己所有的人类朋友和亲人都要长寿。虽然她依旧很看重爱、同情、人性、和平和包容,但神奇女侠正经历着人类所经历的事情,他们的成长曲线惊人地一致。当派蒂和我一起为第一部电影做宣传时,我想如果我们有幸能够再拍一部,那就把它打造成一个具有不同价值观的独立篇章,那将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第一部的主旨是爱,这是最简单的东西,我们都能产生共鸣。但这一部的主旨是真相,我们将看到她人性的一面,她内心的这个层面正在渴望一些她无法拥有的东西。盖尔·加朵:打戏是她的旅程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对我们的故事非常重要,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喜欢看她如何对付坏人。拍摄整整七个半月,每天一场动作戏接着一场动作戏,我就吊着威亚到处乱飞,确实让人精疲力竭。动作戏也确实要求苛刻,你必须提前很久锻炼肌肉,但能够出演这样一位具有代表性的超级英雄是我的荣幸。喜爱她的粉丝遍布世界各地,还能与克里斯·派恩再度合作,他就像在拍《夺宝奇兵》,是一位很棒的搭档,这部电影不能没有他。
《神奇女侠1984》剧照。
盖尔·加朵:当我在拍摄这些电影的时候都处于最佳状态,我们有一个很棒的支持系统来确保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很有序、健康,有时间来恢复,吃的也是正确的食物,也有最好的理疗师、最好的教练,因此我们的身体很快乐,尽管要做很辛苦的动作表演,但同时你也真正在健身房和片场进行锻炼,这是完全值得的。
《神奇女侠1984》剧照。

新京报:片中神奇女侠拿着真言索套在空中荡来荡去的动作是如何设计的?
盖尔·加朵:多年来,杰金斯和我一直在讨论为神奇女侠寻找合适的战斗风格,通常看超级英雄电影时主角都是男性,我们都知道他们是什么样子的,我们想女性也可以这样。杰金斯和我想确保神奇女侠的打斗应该像神奇女侠那样,所以在为电影做准备之前,我们去看了太阳马戏团的表演,那太美了,也太有力量了,这对我们认为一个女人应该如何战斗有很大的启发。于是就有了拿着真言索套荡来荡去的画面,因为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做过。我们这次耗费了好几个月才制作出巨大的钢丝钻机,让这些战斗看起来新颖有力,同时也很优雅。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编辑 吴龙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