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暴雨夜里的守桥人

2021-03-17 23:33:53

8月12日午时,北京东二环广渠门内夕照寺路口的铁路桥下,身穿荧光橙雨衣的张道平(化名)刚在人行道摆上一张小马扎,一阵急雨便落下。

38岁的河北人张道平,是北京市排水集团的一名工作人员,这是他做“道路维护、防洪”工作的第三个年头。
在接到北京入汛以来最强暴雨的预报后,张道平和同事将日常的下水管道清理工作暂停,“防汛成了第一件大事”。他所在的班共25人,基本分守广渠门桥周边路段,他粗略估算,有八个班的同事值守在东城区易积水的路段和桥梁。
夕照寺铁路桥下地势最低,南北向延伸的三个桥洞,雨水顺着路面流向桥下和两侧六组排水口。他拎起铁钩子走入雨中,从夕照寺北边路口走到南边路口,再顺着中间车道走到北头,不时躬身清理排水口的淤泥和落叶。
直到凌晨两点后,雨一点点小了,停了。路面几乎没了水流,这位橙黄色的守桥人才收拾工具,回到不远处的宿舍楼。
透过宿舍楼的窗户,他便能看见自己守护的这座桥。
 张道平守在打开的雨水箅子前。冒雨骑车到桥下,头盔面罩满是水珠,不停往下滴,他也是河北人,一抹头盔的水,继续刷着包在防水袋里订单,准备等雨小点再接单。
“没办法休息躲雨,得赚钱养家,今天还好风不大。”邓杰笑了笑回道,他说起三年前刚做骑手时,风雨无阻送外卖,遇到恶劣天气,配送费涨个几块钱,想赶时间多跑几单,雨中看不清路,躲车躲人,车滑出去就刹不住,常磕破胳膊、膝盖,擦点红花油又继续跑。
他今天已经接了44单,比平时稍多一些,“订单数量差不多,但看雨太大,接单的骑手少了。”他收到站长发来的好几条信息,“一定要注意安全,订单超时都免责,安全第一。”
夕照寺铁路桥洞内侧的防洪标尺。
张道平取下淋湿的眼镜,在雨衣下的工作服擦了擦,工作服被汗湿透了,他神情严肃,说起老师傅们告诫他多次的话,“以前遇上大暴雨天气,桥下低洼处最易积水,水涨得很快,没过电瓶车和小车,没过人的情况都有过,意外事故容易发生,所以一定不能长时间滞留。”
 张道平戴好雨衣帽子,拿起铁钩子,又冲进雨里,夕照寺铁路桥中间桥洞的路段坡度最陡,他走到北侧的交叉路口,两条路面和一侧小区的水流直往桥心去,经由六道侧向的横截沟,分流至两侧的排水口。他蹲下身清理雨水箅子上的枝叶,水流没过脚踝,用钩子打开箅子,雨水流速加快,他站在一旁,守着指挥偶尔经过的车辆和行人。
他在雨水中冲了一下沾满淤泥的手,往桥洞下走,桥下还是干燥的路面。“往年暴雨最易积水的桥洞,今年都几乎没雨水流进来,只要排水口没堵住,雨下得大一点不可怕。”张道平说。
尽管如此,这个荧光橙色的身影仍然在暴雨里来回绕着桥洞走动巡查,去下一排雨水箅子,不时躬身清理排水口的淤泥和落叶,再守在一旁,观察水流是否顺畅。
一辆小车经过时停在路口,张道平做了个往前开的手势,司机摇下车窗,喊了句“谢谢,辛苦了”。他笑了笑说,“每当这个时候,觉得这份工作挺值得的。”
也有路过桥洞的行人躲一会儿雨,喊他,“没积水,挺好的,您歇一会儿。”他用手抹去眼镜上的水珠,在雨中回,“没事,等雨小了就能歇,我得把工作做好,要守好这座桥,出了事故可是大责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