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为何被企业当成一种图腾?

2021-03-05 23:32:53

人类擅长使用隐喻,也尤其偏爱将动物作为隐喻的载体。在众多的动物中,狼无疑是最常被拿来作为隐喻的动物之一。古今中外的各类经典文学作品中,流传着大量经典的“狼”形象,杰克·伦敦的狼召唤着野性,蒲松龄的狼透着狡猾,姜戎笔下的狼群凶猛而团结。即使在新近涌现的大众文化中,狼的影子依旧频繁出没:大街小巷的桌游吧里,心机重重的“狼人”在一个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手刃“村民”,又在白天堂而皇之地坐到审判桌上混淆视听、栽赃无辜。

童话《小红帽》中的狼。
作为一种受到诸多企业欢迎的文化,“狼性文化”近年来成为舆论中的热词。在事业奋斗上强调“敢打敢拼”、在内部管理上强调“服从集体”,“狼性文化”一方面为企业发展提供着重要的推动力,另一方面,也因常常构成对员工的身心压迫而备受争议。在“狼”因成为某种商业图腾而走红的过程中,我们对“狼”的理解似乎也开始聚焦在其“凶狠”而“团结”的一面上。
任何一种隐喻的使用,都必然会遮蔽其隐喻对象自身的丰富性。透过哲学家的观察,我们会发现与商界的“狼性文化”几乎完全对立的另一种“狼性”:狼身上有着一种“不懂算计”的美德,在狼的映照下,人类的道德会得到一次冷峻的审视。不过,“狼性”这面镜子真正映照出的人性或许还是人类的傲慢:我们惯于以世界的中心自居,粗暴地给另一个物种冠以“属性”,并加之作为描述人类世界的隐喻,辅助我们理解自己的世界,但却可能从未真正地走进它们的世界。
本文出自11月14日《,但这一系统性也必然会隐藏此概念的其他方面。比如在让我们聚焦于‘争论’的战斗性时,会让我们经常看不见其中‘合作’的那一面”。作为商界图腾的“狼性文化”现如今似乎已成为关于狼的主流隐喻,我们不禁好奇,它隐藏了什么?答案很可能是:与商界的“狼性”截然相反的另一种狼性,只不过,看到这种狼性不能通过商人的眼睛,而得通过哲学家的。
《哲学家与狼》,作者:马克·罗兰兹,译者:路雅,版本:新民说·广西师大出版社,2018年2月。
在《哲学家与狼》中,迈阿密大学哲学教授马克·罗兰兹记录了他驯养一匹名叫布朗尼的狼的经历。布朗尼总爱找一只比它健壮许多的斗牛犬打斗,结果经常是被斗牛犬咬住脖子,动弹不得。每到这时,布朗尼从未发出表达失落或是求救的哀嚎,而是发出一种“隐忍的低声嗥叫”,罗兰兹称他听到了一种“觉知到痛苦本质之后仍不放弃的坚毅”。在他看来,布朗尼的两个行为都彰显了迥异于人的一个特质:不精于“算计”。
这乍一听只是一家之言,但罗兰兹为他的哲学判断找到了一些科学上的依据。比如,相比起拥有最长被人类驯养历史的狗,狼虽有群居的一面,但也存有独来独往的秉性。同时,有关“欺骗”的行为中很关键的一种是交媾行为,一种解释认为,狼的交媾频率非常低。在交媾的目的中,猿类往往将寻求快感排在生殖目的之前,而狼则相反,正是猿类的这种交媾思维,孕育了大量“欺骗”和“反欺骗”的技巧——而这些技巧也就恰恰是狼不具备的。
电影《与狼共舞》(1990)剧照。
这并非是在褒扬狼而贬低人,毕竟,人类的“算计”同时也是人类文明得以发展至今的根基。但是,罗兰兹揭示的这重狼性却能成为一面反过来映照人性的镜子,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另一种可能。布朗尼的行为让作为哲学家的罗兰兹开始反思许多哲学上的基本预设,比如关于社会契约论的解释力的争论,并没有其隐藏的那个关于人类本性的预设值得我们注意——即人类对“权利”的迷恋往往来自于首先意识到“权利”能带给自己的利益。签订契约的理由首先是因为感知到他人许诺给自己的利益,而并非因为对弱者的同情、对他人的关心等德性。然而布朗尼这样的狼不同,它在偷吃罗兰兹的大餐后丝毫掩饰不住愧疚。
如果说作为商业图腾的狼性充满着资本逐利的算计,那么作为哲思之源的狼性则刚好与之相反,也让罗兰兹不禁设想:在这个由契约规制的社会中,有没有“算计”之外的一种,由这种狼性驱动的订立契约的基本理由呢?
“狼性”之镜:映照出人类的傲慢
在《哲学家与狼》的末尾,罗兰兹和许多驯养宠物的人一样不得不面临和布朗尼的离别。他观察到布朗尼经常在某刻的虚弱之后,依然能够在一些特定的时刻表现出异常兴奋的状态——仿佛“死亡”并不“在场”,不是一件需要持久担心的事情。这使得罗兰兹开始思考“绝症”之于人类和狼的不同意义。他写道:“人类是一种能‘看穿’瞬间的动物,但狼是一种能‘看到’瞬间的动物。”狼似乎是一种“时间性”很弱的动物,对它们来说,每一个“当下”才是生活最重要的部分。
《丛林之书》中的狼。
罗兰兹的这种体验其实出现在许多博物学家的研究历程中。比如,美国博物学家利·卡尔韦就曾深入密林调查猫头鹰的生存状况时,思考一个难题:“当猎物转变为捕猎者时,人们是否应该对更弱小的猎物产生怜悯之心?”这个问题的难处在于,卡尔韦是带着人类的伦理思考进入猫头鹰的世界的,但它们的世界亦可能有着物竞天择的固有法则。他可能没法回答这个问题,但这至少让他意识到这个世界上的伦理可能不只有人类世界中的这一种。
从某种意义上,罗兰兹陪伴布朗尼的最后时光也根本动摇了他此前对“狼性”的判断:毕竟,狼是否是一种不精于算计的动物,也只是完全基于人类的视角做出的判断。人与人之间尚难以将心比心,我们却如此习惯于简单地给予人迥异的另一个物种一个“属性”,并将其作为广泛使用的隐喻。关于什么是“狼性”,企业家和哲学家给出了截然不同的判断,但它们可能都来自于人类的这种傲慢,这可能才是“狼性”这面镜子映射出的深层人性。“凶狠、勇敢而团结”,“不精于欺骗与算计”,究竟哪一种才是对狼性准确的诠释?也许,对于有关动物的隐喻来说,真正准确的诠释恰恰在于对诠释保持更多的沉默。
作者 | 刘亚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