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教育中,惩戒需要让孩子具有“安全感”

2021-01-12 23:33:52

记者丨何安安 近日,以“德润童心,书香童年”为主题的《熊猫团团儿童德育绘本》新书发布会在中国儿童中心举行。中国儿童中心党委书记、教授丛中笑,原北海幼儿园分园园长成玉英,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陈晖及北京师范大学公民与道德教育研究中心教授班建武一起走进熊猫团团的世界,共同就儿童德育这一话题展开了分享与对谈。 重要的是做什么样的孩子,什么样的人 如何定义德育?如何以直观、生动的方式对孩子进行德育?在《熊猫团团儿童德育绘本》新书发布会论坛环节,成玉英、陈晖、班建武与家长代表、亲职帮创始人“晴天妈妈”围绕着“如何让儿童德育走入家庭”这一主题展开了对话,并与家长和孩子们就儿童德育中遇到的问题进行交流。 班建武首先指出,相较于大学生,如何给孩子讲比较抽象的品德是一件比较难的事情。在这里,班建武提出了一些问题:品德在儿童生活中是什么样的呢?孩子怎么看到自我、他人、自然、社会和国家呢?班建武说,德育可以理解为个体在处理不同关系时所应当遵循的基本伦理准则。对于孩子来讲,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上升到德育的概念,就是自理。在传统教育中,家长往往是凭借来自于自身小时候,或者外界的一些经验来进行德育,但这种经验是非专业性的,如何让家长的德育可以更专业?如何让家长的德育可以更加有效进入?如何提高家长做德育的专业素养?班建武将之总结为自觉、专业、有效。 论坛对话,“如何让儿童德育走入家庭”。图为北京师范大学公民与道德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班建武(左二)正在发言。 对孩子进行德育教育,无论是对家庭、机构还是个人而言,都像阳光、空气和水一样必要,一样无时不在。陈晖表示,立德树人不只是国家,也是教育机构、家庭、个人共同的责任,是教育的日常,而要想完成这样一个使命,在儿童情趣、儿童接受上,是有挑战和难度的,而绘本是一种很好的形式。在这里,成玉英提到了“全人教育”。成玉英认为,在德育的过程中,重要的是做一个什么样的孩子,做一个什么样的人。 “晴天妈妈”在众多社会身份之外,还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从自身的理解出发,阐述了对德育的看法。“晴天妈妈”说,德育并不是一个无中生有的词,而是社会化的产物,“如果孩子在一个孤岛上,不需要和人发生连接,他不需要德育。”但正因为孩子生活在社会之中,需要和人进行协作,那么,教育就是必不可少的。对于成玉英提到的“全人教育”,“晴天妈妈”补充说,一个孩子,一个人,他需要“完全”,什么叫“完全”?就是他可以适应,可以自洽。“晴天妈妈”表示,很多行为并没有对错,而在于是否影响了别人。事实上,在家庭生活中,很多父母在不自觉的时候,已经对孩子进行了德育的浸润。 让惩戒具有“安全感” 教育部于近日颁布了《中小学教育惩戒规则(试行)》,规定教师面对学生的违纪现象可以实施惩戒,这一规则首次对教育惩戒的概念进行了定义,并对教育惩罚的形式等做出了规定。那么,到底什么是惩戒?家长也有惩戒的权力吗? 在活动现场,有家长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对此,班建武表示,家长当然有惩戒的权力,但需要明确的是,惩戒并不等于体罚。班建武说,惩戒的作用是抑恶。什么时候该用惩戒呢?在违反了基本的规范和原则之后。但班建武强调,这种基本规范和原则并不是家长单方面的规定,而是家长与孩子的共同约定,在约定时,也要把不遵守规则之后可能导致的“约定后果”说清楚,惩戒是针对这种“约定后果”而进行的。比如约定要在30分钟内把饭吃完,那么也要同时约定清楚如果没有完成这个约定可能会导致的结果,这样在进行惩戒时,孩子是有心理预期的,觉得可以接受的。 《熊猫团团儿童德育绘本》,中国儿童中心 主编,薛舟 著,赖茜 等绘,青豆童书馆丨重庆出版社,2020年10月。 这里班建武特别强调了惩戒的“安全感”,“孩子最怕的是不知道何时做了何事会受到惩戒,他就会有恐惧,会理解为家长不可置疑的权威,会让孩子没有安全感,会让孩子认为你高兴了就会放过我,不高兴了就会惩戒我。”因此,班建武认为,惩戒必须要有安全感,这要成为孩子与家长的一种共识。如何让惩戒具有安全感呢?在这里,班建武说,惩戒很大的工作是在惩戒前,“不要只盯着孩子所犯的错误去想如何惩戒,这个时候已经晚了。” “晴天妈妈”对此也进行了回应,在儿童的成长过程中,作为家长的成人一定会有不自觉的权威,因为成人比儿童经验多、有力量、懂得多,因此,成人可以从情绪、语言,甚至体力等方面惩戒孩子,比如说恶狠狠地瞪孩子一眼,比如说不给孩子买糖吃,这些都是惩戒,而并非只有暴力。“晴天妈妈”认为,在进行惩戒时,家长一定要清楚惩戒的目的是什么。想要制止孩子的行为有很多种方式,不能为了惩戒而进行惩戒,因为在很多时候,家长对孩子的惩戒会变成一种情绪上的宣泄,“如果我们总是用双重标准去惩戒孩子,那么这种惩戒就是对孩子的一种情绪宣泄。” 作者丨何安安编辑丨罗东校对丨刘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