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主义文学发端于德国,为何英国盛产浪漫主义诗人?

2021-02-09 23:32:54

整理 | 张进
浪漫主义文学发端于当时颇为落后的德国,但其精神却在英国被发扬到极致。在工业革命和法国大革命的催发下,英国出现一众出色的浪漫主义诗人。从农民诗人彭斯、布莱克发端,经华兹华斯、柯尔律治的兴盛时期,到拜伦、雪莱、济慈的鼎盛时代,七位诗人用各自的不同生命经验与不羁才华写下数量可观的经典诗歌文本,成为英国诗歌史上熠熠生辉的代表性诗人,犹如一片灿烂星云。  本篇选择其中五位诗人。诗歌中文版经上海译文出版社授权摘录于《英国诗选》。
《英国诗选》,王佐良主编,上海译文出版社2011年12月版
     《老虎》(节选)
    老虎!老虎!黑夜的森林中  燃烧着的煌煌的火光,  是怎样的神手或天眼  造出了你这样的威武堂堂?  你囧囧的两眼中的火  燃烧在多远的天空或深渊?  他乘着怎样的翅膀搏击?  用怎么的手夺来火焰?  又是怎样的膂力,怎样的技巧,  把你心脏的筋肉捏成?  当你的心脏开始搏动时,  是用怎样猛的手腕和脚胫?  是怎样的槌?怎样的链子?  在怎样的熔炉中炼成你的脑筋?  是怎样的铁砧?怎么的铁臂  敢于捉着这可怖的凶神?  群星投下了它们的投枪,  用它们的眼泪润湿了穹苍,  他是否微笑着欣赏他的作品?  他创造了你,也创造了羔羊?        郭沫若 译
威廉·布莱克(1757-1827),第一位重要的英国浪漫主义诗人、版画家。1757年出生于伦敦一个贫寒的袜商家庭,未受过正规教育。诗歌具有绚丽的想象力和神秘主义色彩。在世时未被重视,后被视为英国最好的诗人之一。代表作有《纯真之歌》《经验之歌》《老虎》等。
      《老水手谣》(第四节节选)         “我害怕你,老水手啊!  你枯瘦的手真怕人。  你又长、又瘦、又黑,  像退潮遗留的沙痕。  我怕你和你闪光的眼睛,  你枯瘦的黑手可怕,”——  别怕,别怕,婚礼的客人!  我的身体并没倒下。  孤独啊,孤独啊,真正的孤独,  大海上孤单单一人!  没有一个圣者施予怜悯,  怜悯我痛苦的灵魂。  那许多人,非常美好的人,  他们都躺倒死去。  而千千万万可憎的东西,  却活下来,包括我自己。  我俯瞰那腐朽的海洋,  然后又转开眼去。  我低头看那腐朽的甲板,  横卧着一具具尸体。        吕千飞 译
塞缪尔·泰勒·柯尔律治(1772-1834),浪漫主义诗人兼评论家。创作的诗歌数量极少,包括《古舟子咏》(又译为《老水手谣》)《忽必烈汗》等。柯尔律治和华兹华斯于1795年相遇,对彼此的诗歌写作产生了深远影响。
      《唐璜·哀希腊》(节选)        希腊群岛啊,美丽的希腊群岛!  热情的莎弗在这里唱过恋歌,  在这里,战争与和平的艺术并兴,  狄洛斯崛起,阿波罗跃出海波!  永恒的夏天还把海岛镀成金,  可是除了太阳,一切已经消沉。  开奥的缪斯和蒂奥的缪斯,  那英雄的竖琴,恋人的琵琶,  原在你的岸上博得了声誉,  而今在这发源地反倒喑哑,——  啊,那歌声已远远向西流传,  远超过你祖先的海岛乐园。  起伏的山峦望着马拉松,  马拉松望着茫茫的海波;  我独自在那里冥想了一时,  梦见希腊仍旧自由而快乐;  因为当我在波斯墓上站立,  我不能想象自己是个奴隶。  一个国王高高坐在山头上,  瞭望着萨拉密挺立于海外,  千万只战船停靠在山脚下,  还有许多队伍——全由他统率!  他在天亮时把他们数了数,  但在日落时他们到了何处?  啊,他们而今安在?还有你呢,  我的祖国?        查良铮 译
塞缪尔·泰勒·柯尔律治(1772-1834),浪漫主义诗人兼评论家。创作的诗歌数量极少,包括《古舟子咏》(又译为《老水手谣》)《忽必烈汗》等。柯尔律治和华兹华斯于1795年相遇,对彼此的诗歌写作产生了深远影响。
      《一八一九年的英国》
  垂死的老王又疯又瞎,国家之耻!  孽子孽孙的公侯是世人的笑料,  笑他们来自污水又归于污泥。  大臣们不开眼,不动心,不用脑,  只蚂蟥般叮住这英国的衰弱身体,  吸饱了血,才昏昏然不打自掉。  田地荒芜,人民受饿又遭刀砍。  军队乃两刃的剑,一刃劈死自由,  另一刃又威胁着挥剑的好汉。  法律嗜血而拜金,为绞杀先引诱。  宗教无耶稣,无上帝,有经而不看。  议会维护者历史上最残暴的法案——  把这些埋葬了,将有神灵跳出坟头,  一身光芒,来照耀这暴风雨的时候!        王佐良 译
雪莱(1792-1822),理想主义者,具有强烈的反叛精神,与拜伦并称为英国浪漫主义诗歌的“双子星座”。代表作有《西风颂》《致云雀》《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等。    
      《希腊古瓮颂》(节选)        三
  啊,幸福的树木!你的枝叶  不会剥落,从不曾离开春天;  幸福的吹笛人也不会停歇,  他的歌曲永远是那么新鲜;  啊,更为幸福的、幸福的爱!  永远热烈,正等待情人宴飨,  永远热情地心跳,永远年轻;  幸福的是这一切超凡的情态:  它不会使心灵餍足和悲伤,  没有炙热的头脑,焦渴的嘴唇。
  五
  哦,希腊的形状!唯美的观照!  上面缀有石雕的男人和女人,  还有林木,和践踏过的青草;  沉默的形体啊,你像是“永恒”  使人超越思想:啊,冰冷的牧歌!  等暮年使这一世代都凋落,  只有你如旧;在另外的一些  忧伤中,你会抚慰后人说:  “美即是真,真即是美,”这就包括  你们所知道、和该知道的一切。
  查良铮 译
济慈(1795-1821),1815年就读于伦敦国王大学,1817年开始写作。年仅25岁便死于肺结核。短暂的一生留下名作《夜莺颂》《希腊古瓮颂》《秋颂》。
整理 | 张进编辑 | 徐悦东校对 | 翟永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