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大胃王转型记:有多少吃播是硬撑+造假?

2021-02-05 23:33:16


100块油腻的红烧肉、20斤烤鱼、一整锅方便面。这曾是小海(化名)每天在镜头前需要吃下的食物。
作为主打“大胃王”的一员,小海曾一度是绝对的明星。在每天的直播里,数百万粉丝守候为他叫好打赏,庞大的流量更是为他带来平台的赏识和商家的合作。
2019年算是吃播最火爆的年份。那段时间里各个直播平台活跃着数以万计的吃播者,以浪胃仙、密子君等头部网红更是因吃播出圈,赚得盆满钵满。
然而好景不长。2020年8月12日,央视新闻援引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称全球每年有三分之一的粮食被损耗和浪费,同时批评大胃王吃播秀,误导消费,浪费严重。很快,吃播行业“假吃”、“催吐”、“伤身”等诸多乱象被陆续扒出。一时间,吃播们被卷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抖音、快手、斗鱼等平台也纷纷表示将加强美食类直播内容的审核,如果涉嫌浪费将不排除直接封号。
一夜之间,似乎所有的大胃王吃播都在抖音、快手上消失了。
“最近直播基本停了。所有吃播几乎人人自危,都在考虑如何转型。”小海很是感叹,“大胃王们已经到了为‘下一碗饭’在哪而焦虑的时刻。”
 流量推动下多少吃播硬撑?
浪费批评致行业按下停止键 2018年,短视频的爆红让小海渴望能从中捞金,但他深知自己并不擅长任何领域,更没有剧本设计以及拍摄团队。几经思索后,他决定涉足吃播:“这类视频不需要任何技术、剧本、团队,只要能吃就行。”
那段时间里,小海买来大量方便面、面包等食物用作直播。公寓客厅里的长桌上一头架着摄像头,另一头则是堆满食物的盆子。直播期间他不间断地往嘴里塞着东西,并卖力地向镜头吆喝着。
到了2019年,小海成为一名有着数百万粉丝的吃播,每天的生活就是在摄像头前吃着各种东西,以吸引粉丝关注并打赏。
“每天直播都觉得太痛苦了,胃就没有空闲的时候,有时候胀得想吐。”小海毫不避讳地承认自己根本不是大胃王,但为了吸引粉丝关注只能坚持下去,“吃得少就没人看了。”“吃播算是猎奇直播,大家都好奇你到底能吃多少。”同样曾在一家直播平台担任过吃播,有着近百万粉丝的林可(化名)告诉分会提示各会员企业,坚决禁止在直播中出现假吃、催吐、猎奇、宣扬量大多吃,暴饮暴食,以及其他铺张浪费的直播行为。这让吃播行业瞬间按下了停止键。
9月9日,毫不讳言,“本来就是博眼球的行为,如今更是被国内主播越玩越乱。”
贝壳财经记者了解到,最早的吃播兴起于日韩。早在2009年,日本一位名为木下的女孩在大胃王比赛中凭借过人食量和可爱外表迅速成名,年收入一度高达700余万元;2014年,韩国也开始出现直播吃饭的“吃播”身影。
国外成熟的模式迅速在国内市场兴起。
2016年,一款名为“挑战木下”的视频在B站引发关注,其播放量达到近200万。该视频的拍摄者正是被称为中国初代大胃王的密子君。而视频的成功印证了吃播模式在国内市场同样行得通,很快,包括浪胃仙、阿伦、大牙晨晨在内的大批吃播开始活跃在市场当中。

华飞也曾计划签约大胃王进入这一行业,但他很快发现吃播并不好找,“真正能吃的人太少了,寻常人根本吃不了那么多东西。”
据多位吃播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在大胃王出现的早期,很多吃播都是“实打实”地吃,而当行业火爆后,不少新主播在没有大胃天赋却想迅速捞钱的情况下,只能靠弄虚作假。“假吃”已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
“在挑战大胃王进食的时候,吃播都会在台下放上一个盆子,吃一口吐一口。而摄影师则会采取剪辑的方式,将那些看似吞进肚里实则吐出的片段剪掉,最终只留下合适的镜头。”小海印象深刻,此前有次在拍摄视频时,自己曾没有听取mcn机构摄影师的指挥,将食物吞食后被对方责骂“和此前吞食动作不协调”,要求重新拍摄。
小海告诉贝壳财经记者,一场看似一次性吃完几十个鸡腿的视频,往往拍摄时间需要20、30个小时,即使直播吃饭同样也能作假,不少主播会利用直播间隙时,通过药物或者物理方法催吐。
所谓物理方法,通常是主播在助理的帮助下将塑料管插入消化道,或者用手指伸进喉咙进行强制催吐,清空胃部以进行下一场吃播,而药物催吐,则是服用相关药品刺激胃黏膜,进而造成呕吐。
“无论哪种方法都很伤身体。”小海无奈地表示,此前他在担任吃播时,由于易过敏体质被医生叮嘱不能使用药物催吐,不得不依靠物理催吐。而长时间异物的插入让喉咙如今很敏感,稍微不适就有呕吐感。同时长时间暴饮暴食和大量吞食刺激性食物也让他患上肠胃炎。
“为了吸引流量,吃的东西要么是几十斤红烧肉,要么是几十个猪蹄。即使最终只吃了几口,但每天吃这么油腻的食品身体肯定受不了。”小海说。
事实上,不正常的饮食也反噬着吃播们的健康。多位吃播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入行后通常会出现体重飙升、头晕、干呕等症状,而据媒体报道称,2020年沈阳一位年仅30岁的吃播在从事吃播行业半年后体重从200斤升至280斤,一次在准备直播时因头晕住院,抢救7天后离世。
这让小海感到后怕,几经思索后,他最终决定转型。
吃播套路化引发逆反心理
头部吃播成功转型美食博主 大胃王偃旗息鼓后,越来越多的视频主开始动起了“无实物”吃播的念头。
2020年9月,一位名为“朋鸟朋乌”的视频主凭借其所发布的200多个“无实物”吃播迅速走红快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