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想做演员”:成为一个名人,为什么对年轻人有吸引力?

2021-01-12 23:33:47

在最新一期的某演技类综艺中,作为“演技考核官”的章子怡面对选手们生硬的表演,提出了一个“灵魂拷问”:“为什么一定都要当演员呢?演员难道是最低级的职业吗?”章子怡真正想怀疑的可能不是演员这个职业的低级,而是它的进入门槛不断降低。 章子怡在某演技类综艺中
这两年来,演技类综艺层出不穷,而参加的选手除了本职演员之外,更包括歌手、成团偶像、相声演员或网红。不必经受科班训练,人人皆可“跨界尝试”,难免会让观众质疑“演员”这份工作的专业性。
 但吊诡的是,将章子怡困惑中的“演员”替换成“偶像”或者“网红”,拷问仍旧成立——为什么人人都想当偶像?为什么人人都想当网红? 科学家、医生、警察等曾经的理想职业不再流行。根据《人民日报》2017年报道,“网红”已经成为95后年轻人最向往的职业。仅2020年一年,就有至少五档选秀类综艺开播,上百名练习生以“偶像”(或“爱豆”)的身份进入大众视野。 无论是演员,还是偶像或网红,都有一个共同点:极高的知名度和庞大的粉丝群。更严谨的说法是“成名”,更流行的说法是“红”“火”“爆”。渴望成名的潮流并不仅仅出现在中国。早在2006年,英国的一项民意调查要求孩子们说出“世界上最好的一件事”,当时最普遍的回答是“成为明星”。同年在美国的另一项调查则显示,超过半数18—25岁的美国年轻人认为,“出名”对于他们这代人而言是个重要的人生目标。 为什么人人都想要成名?对于年轻人而言,“成功学”的主角是怎么从铁饭碗、生意人、创业者转为网红的? 一、为什么人人都想要成名?  金钱当然是成名的主要吸引力之一。网红的超高销售额和明星的天价代言费有目共睹,爱财之心,人皆有之,谁不渴望拥有一份收入优渥的工作? 但财富又绝不是成名唯一的吸引力。一方面收入高于网红、明星的工作不在少数,另一方面即使已经坐拥财富的人也并未减少对成名的向往。比如“赌王之子”何猷君,在名校毕业拥有众多职业发展路径的情况下,同样选择了参加真人秀节目并收获众多粉丝。 任正非小女儿姚安娜的例子也许能说明问题。姚安娜本科毕业于哈佛大学电脑工程和统计数据专业。她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因为父亲告诉自己,“我国每年都要缴纳近乎天文数字的专利费,关键还是国内缺少大批的高科技人才,”她希望成为祖国需要的高科技人才,所以尽管喜欢芭蕾,还是报考了理工科专业。 但是毕业后,姚安娜却决定到奢侈品公司杨超越在选秀节目中
“成名”,在原本单一的社会上升途径之外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曾经,考不上大学只能回家种田或者外出打工。获得一定的社会声誉需要经过层层筛选考验。但现在,李子柒和手工耿在互联网上找到了更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于是我们看到,对网络世界“成名”的追求,也可能源于现实生活中个人的无力。至少在互联网中,“成名”就意味着一定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例如武汉中心医院的医生艾芬,近日在微博维权,指出自己接受爱尔眼科的白内障手术后,右眼视网膜脱落,近乎失明。因为艾芬医生的影响力和网友的广泛关注,才使得调查不断推进。身为医生的艾芬之所以在网络维权,可能也是苦于正常渠道投诉沟通无果。即便是演员明星如郑爽,也曾在网络平台公开投诉过装修公司,原本焦灼的事件一经公开对方便公开乖乖道歉。在正常情况下个人权益无法得到保障、个人意见无法得到尊重的情况之下,“成名”便成为了一种疏解的渠道。 三、“成名”的成功学叙事有错吗? 相较于“成名”的“低门槛”,它所带来的红利似乎是巨大的。“成名”如此之好,无怪乎人人都想“成名”。但是人人都想成名,人人就都能成名吗? 因为幸存者偏差的存在,我们往往只看到成名者获得的红利与幸运,却忘记了一将功成万骨枯,一位成功出道的偶像背后有无数挥汗如雨却不能看见的练习生,一人爆红的同时有无数成为炮灰。 与过去的铁饭碗、生意人、创业者类似,“成名”也不过是一碗新的成功学鸡汤,用光鲜亮丽的个案,吊着人们在这这条路上前仆后继。不同的是,这种方式的生存逻辑更为残酷。如果说医生分李子柒视频截图 前文将对“成名”贪得无厌的追求比作“吹气球”,“成名”的危险也蕴含其中,当自我与自恋不断膨胀,“嘭”,气球爆炸了。 李子柒和手工耿值得羡慕,是因为他们找到了自身价值所在,而“成名”是他们实现自我的附加值。但更多人追求的是“成名”本身,不在乎因什么成名,不在乎成名为了什么。于是就有了公开直播自杀,或是美国的模仿校园枪击案。2007年,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一家购物中心发生了一起连环枪击案。枪杀了9名受害者的杀人犯罗伯特·霍金斯在自己的遗书中写道:“我他妈的就要出名了,这想想就兴奋。” 这让我们不得不思考一个单纯鼓吹“出名”却不衡量“出名”价值的潮流可能带来怎样的后果。“成名”似乎在过往单一的社会上升途径之外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但如果仅仅止步于追求“成名”本身,这种价值观仍旧是单一的、贫瘠的,并不比仅仅追求物质财富上的成功来得高尚或丰富。 “成名”永远不该是目的,而只是多元人生选择的附加值。

撰文|肖舒妍编辑|石延平校对|赵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