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大典第一号鼓手吴光锐:我这辈子就两件事最光荣

2021-02-02 23:31:26

吴光锐今年89岁,他的头发还未全白,往两边分开,穿着整洁,指甲都修得一丝不苟。   1948年1月,吴光锐在河北老家参军,加入晋察冀军区军乐队。1949年,他在开国大典任第一号鼓手。新中国建立后,他担任原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鼓手、创作员,并于1971年创作了家喻户晓的《运动员进行曲》。   采访时,吴光锐提前备了纸笔,要记者把问题写下来,且字要大,他一个个读完,再回答。戴着的老花镜总往下滑,他就干脆让它留在鼻尖上,只在看人、看字时往上推。   
吴光锐的家位于北京海淀区军乐团小区。他在此住了四五十年,屋里的装潢和多年前一样:木质绿门、红地漆、白花花的旧式长灯管,地板上铺的是黑缝白砖。客厅的一角堆着他创作大半生的书籍、乐谱。   离休后,吴光锐教过学生、谱过曲。近十年来,因为身体原因,他彻底歇在家里。他订了四五份报纸,天天看。有时候参与院里的活动,上台打个鼓,也和老同志们一起玩套圈儿,家里的洗洁精、洗手液都是他套圈儿赢来的奖品。   “内衣内裤全要自己洗,洗脸、洗脚、洗衣服就用一个盆儿。”吴启成说,父亲还保留着在部队生活的习惯,要强、不讲究。    除了耳聋、高血压外,吴光锐的身体还算硬朗,胃口、睡眠都好,“一觉十个小时,睡到早上八九点都没问题。”每天,家里保姆去军乐团小区食堂给他打来饭——他爱吃食堂这一口,顿顿香。   采访中,吴光锐讲话极慢,几乎是一字一字向外吐。吴启成在旁,时不时得替他补充、解释。吴光锐的乐感仍然极好,时不时哼上一段“哒哒嘀哒”的鼓点音。他说他这辈子就两件事最光荣,一是参加开国大典,二是写下《运动员进行曲》。   聊到激动处,他举起个量杯咕嘟咕嘟喝水。然后翘起两个大拇指,突然高亢地说一句:“光荣!”   参加开国大典是一生中最光荣的时候   新京报记者 冯雨昕  实习生 李雨凝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