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年终文化议题盘点:追问2020

2021-02-01 23:32:30


还有不到30天,
我们就要告别2020,迎来新世纪的第3个十年。
你会以什么方式,迎来这场告别?

毫无疑问,2020年将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回顾全年流水般的热点和公共讨论,“变化”是主旋律。在恒定的变化之中,最需要我们做的,或许是保持思考、坚持追问。它们无法帮我们获得即时的利益,却能助我们寻找方向。说清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理解生活,然后才有基础,去思考如何抵达更好的世界。
那么对于2020,你最想问什么问题呢?

差异从何而来?矛盾如何调和?如何实现一种“好”的生活?……

这是一个值得耐心推敲的问题,因为追问本身,已暗含你看待世界的视角和突破的方向。
在这里,我想先给出我们的思考。


热点文化分析,系统结构思考,出版行业观察,这些正是我们——
无论追问的结果如何,我们希望最终都能朝同一个方向行进——
真实地理解世界,温和地接纳差异,抚慰更多的痛苦和隐忍,致敬各行各业逆行者的付出与执着,
最后,坚定地相信未来。

联合主办2015/2016/2017/2018-2019》《创始者说:网络文学网站创始人访谈录》。
书评人,专栏作家。2006年起陆续开始为《南方都市报》《第一财经日报》《、新媒体与社会。
青年文化研究咨询公司联合创始人,音乐艺术家。
 你将听到 
■  工作:“工具人”“打工人”“摸鱼哲学”“职场PUA”“厕所自由”……2020年热点话题似乎昭示着当代年轻人开始认清资本的剥削与残酷。反思工作系统现状有哪些观察视角?
■ 技术:互联网经济下的数字劳动罗织了一张难以突破的巨网吗?技术在制造越来越多的“结构性弃民”吗?系统之下,打工人和不会使用二维码的“技术边缘人群”,如何能突破“围城”?
■ 性别:今年的性别议题讨论与以往有哪些不同?“张桂梅事件”“假靳东”让身处话题注意力之外的全职妈妈、中老年女性成为话题聚焦点,我们能如何为她们发声?家暴、性暴力阴影之下的女性,有哪些制度性的维权渠道?


大概没有哪个时代,比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更关注书籍,其主要原因正是这一诉求的对立面:相比书的数量,读书的人太少了。 一方面,每年会有大量的书籍被生产,投入市场;另一方面,除书之外,太多太多的诱惑让我们远离了它。而作为书籍的制造者,出版社及其从业人员为了出书、卖书,真是操碎了心。 尽管出书、卖书是个值得敬佩的行业,但在具体工作经验中,出版社从业人员其实经历着各种糟心事儿,心中压抑着吐不完的槽。 如果不听出版社从业人员讲他们的真实经历和感受,我们永远不会知道,在这个书籍海量产出的时代,一本书的出版一点都不简单。 2020年12月19日19:00,“追问2020”系列活动第三场,我们邀请业内知名从业者,共赴一场“诚实吐槽会”。业内真实吐槽,出版圈步步心酸泪,走过路过……要不要错过随你便。
 活动嘉宾 
猫科动物爱好者,独立出版品牌【一頁folio】首席吉祥物/艺文馆主编,策划出版过鲍勃·迪伦作品、三岛由纪夫作品、琼·贝兹作品、德里克·贾曼作品,扎加耶夫斯基作品,坂元裕二作品,日本经典文学文库本系列。

1977年生,射手座。毕业后先做律师,后转行从事 你将听到 
■ 要策划出好卖的书,才能让小众的书有出版机会!■ 
“追问2020”系列活动,是,7个将通过以下链接选出。
3×7=21,我们将通过下列报名链接选出21人参与现场活动。请报名的读者留意自己的手机短信,我们会在每场活动前1-3天发送确认短信,并进行电话确认沟通。
活动地点:北京市朝阳区大望桥北京SKP 4F
你填写的理由越真诚,离我们的距离就越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