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i_query(): (HY000/1030): Got error 28 from storage engine in /home/www/djbedz.com/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1924
罗永浩:说脱口秀,对直播主播是加分项丨2020娱乐年度人物-岑溪新闻网

罗永浩:说脱口秀,对直播主播是加分项丨2020娱乐年度人物

2021-02-01 14:37:08

2020年4月1日,肩负着巨额债务的罗永浩举着亚克力PPT板开始了第一场带货直播,这场直播总交易额达到了1.1亿元,累计4800万人观看,成了年度刷屏级商业事件。如今,6亿元的债已经还掉4亿,而罗永浩也随之成为了今年直播领域最具话题性的人物。
罗永浩

“进军”直播之后,罗永浩又接触了脱口秀,登上《脱口秀大会》,大方分享了自己欠债的心路历程。节目上,他说等债务全部还完后,甚至想拍一部电影来纪念这一段诡异的人生旅程,名字都想好了,就叫《真还传》(《甄嬛传》)。一夜之间,罗永浩脱口秀首秀在社交平台讨论度过亿,这也使得罗永浩成功“出圈”。
无论是直播还是脱口秀,罗永浩都以新人姿态迅速占据了行业高位,而不管是主动加盟还是“被迫入行”,罗永浩也都从中获得了属于他自己的乐趣,“所有能给别人带去快乐的东西都会让我有满足感。”
罗永浩曾在脱口秀节目中,讲述自己靠直播还债。

直播中那些戏剧性的小花招,很不高级罗永浩:某种程度上是的。针对不同的消费人群,导购话术有不同的处理方法,很多手法我们虽然不会去用,但是能够理解,也有很多我们甚至会反感和厌恶。罗永浩:中国大部分制造戏剧性、压迫感的电商直播,退货率都是高达50%以上,有的甚至更高。但我们可能是已知的所有大主播里退货率最低的,下单以后的退货率是8%左右。我觉得小动作和小花招意义不大,因为这会导致高退货率。罗永浩:绝大多数平台的GMV(Gross Merchandise Volume,指网站的成交金额)都是依据下单金额(包含事后退货的)来统计,所以有些主播就喜欢做这样的事情,他们想把数据做好看,泡沫弄大。而我们的平台是严格按照成交金额来统计GMV的,所以公布出来的数据都是实打实的成交金额,不是下单金额。在我们和我们的受众看来,安排那些戏剧性的小花招很不高级,也没有什么意义。实实在在的成交和实实在在的满意度才重要,这是老老实实长期发展的做法。但这种行业陋习也确实给我们造成了一些困扰,比如我们的一些客户如果不了解背景,谈判时会产生鸡同鸭讲的现象。
今年,投身直播行业的罗永浩,打出了“基本上不赚钱,交个朋友”的口号。

它拥有传统零售业的所有好处与坏处罗永浩:零售业有多少陋习,直播销售行业就有多少陋习。其实和所有的行业一样,我认为没有必要专门对直播行业的陋习做单独分析。因为直播行业并没有带来什么新鲜的、与众不同的陋习。直播销售现在是一个新生事物,又处在风口,所以大家会格外强调它的优势和缺陷,其实它就是零售业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我不会认为它和别的零售有什么本质区别,它有传统零售业的所有好处和所有坏处。我们在这个领域里不是平台,只是一个销售和服务机构,所以客观上很难改变什么。但也或多或少希望,能在鱼龙混杂的直播行业里做一个表率吧。罗永浩:我会,因为我们自己在进化,他们也在改变,所以我要时刻保持对整个行业的敏锐。罗永浩:用忽悠和套路的方式去直播,投身行业的人群数量又足够多,如果有些问题没有得到及时修正,未来一定会被严厉整顿。所以我们希望无论是平台的监管,还是政策的监管,都能尽快高效落实,边发现问题边整治。不要积累到一个非常恶劣的程度之后出现一刀切,这是我最担心的问题。
脱口秀可以晚点再说,但做科技行业不能晚
罗永浩参加《脱口秀大会》。
罗永浩:脱口秀一直都很适合我,这是不以我个人意愿为转移的一个公认的事情,我挺喜欢脱口秀的,所有能给别人带去快乐的东西或多或少都会让我有满足感。但是脱口秀六七十岁的时候也可以做,国外就有很多六七十岁还很红的脱口秀艺人,大卫·莱特曼就是很典型的例子,国内也是,比如过去的侯宝林、马三立等,都是红到高龄,这个行业对于年龄的要求和限制比较低。但是从另一方面我要做科技公司,我要做企业创始人,这些很大程度上是体力活,你很难看到七老八十还能做这些的人。在我个人原来的规划里,可以做脱口秀,但有可能会晚一点儿,我特别热爱科技行业,这件事不能晚。罗永浩:现在又回去做脱口秀,是因为新参与的“交个朋友”直播公司需要通过《脱口秀大会》这类的节目来破圈。我做科技产品的时候,这个东西未必会加分,我自己做主播的话,做脱口秀就会加分,而且它的效果是没有争议的。但对于做科技公司来讲,一个科技产品经理和一个公司的负责人出来讲脱口秀,这件事有可能非但不加分,甚至有可能是丢分,所以在锤子科技时期没做。

年度人物同题问答

罗永浩:今年因为忙,电影看得非常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秒钟》,不仅是因为《一秒钟》的电影制片方跟我们有宣传合作,关键是《一秒钟》所描述的那个背景年代。那时候我虽然还很小,但也赶上了那种在简陋的老式电影院里观看胶片电影,享受节日般的观影氛围的生活的一点儿尾巴,所以还是给了我比较大的感动。综艺里我今年爱看的就是《乘风破浪的姐姐》《脱口秀大会》和《明日之子》。
电影《一秒钟》剧照
新京报记者 刘玮 受访者供图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