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虎:疫情,让电影人对行业更有敬畏感丨2020娱乐年度人物

2021-02-01 14:37:03

<没有人跟我说过这话,一次都没有!我觉得也没人敢跟我说。
不拒绝线上放映,多条出路没什么不好
对,从来如此。
没听说有演员中心制这回事儿,很难想象一个好的创作是围绕演员出发的,不管是剧集还是电影,这跟创作规律倒着来。管虎:我们的设备和硬件已经非常成熟,世界一流,但还是做不到工业体系化、做不到制片人中心制,为什么呢?中国的影视产业和好莱坞的工业体系不同,它的文化就不一样。中国是个人情社会,咱们还有友谊在呢,今儿我让你下班了别走帮我一下,你走吗?所有的东西牵涉到细节,就有所不同。再比如我是个摄影助理,梦想是当摄影师,当了摄影师之后,我想当导演。这在中国是普遍存在的想法。这个前提下,要做成像好莱坞那样的工业化很难。他们的很多剧组,助理摄影师五六十岁了,但在他的行当里做到了全世界最好。管虎:对,我们只能是尝试走另一条路,中国影视产业自己的工业化道路。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都得尝试摸索着走。

年度人物同题问答

管虎:《春潮》,一位女导演拍的。它展现了生而为人的那种疼,以及生活中的岌岌可危、母女之间的关系,包括表演状态的控制,那种意象的飞扬……我们现在能有人做这种电影在今年好了不起,我特别喜欢这部片子。
电影《春潮》讲述了三代女性之间的故事。
管虎:我觉得人啊,文化不同带来外在的不一样,但根儿上都一样。比如锋芒这个事儿,十七八岁的少年,没人没有锋芒。有可能在特定环境下被尘封了、被摁住了一段时间,但早晚会露出来。上一代下一代也没太大区别,人都一样。管虎:比如他们聊动画,说嘻哈歌手,这我确实不了解。其实我要想了解,还是能了解的,只不过有些我实在不想了解。所以这也算代沟吧,代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儿。管虎:我不知道,大家想怎么引用都行。最早北京人说“老炮儿”,也不是说敢于说话,倒是有仗义执言这个素质,最重要的是那种过来人的坚守和宁折不弯,坚守老规矩,是那种人。
电影《老炮儿》剧照
管虎:有件事确实后悔,到今天都后悔。十六七岁的时候跟我姐打架,我那会儿开始有劲儿了,又不知道轻重,一拳打到姐姐脸上。没轻重,小时候太不懂事了。后来有次还和我姐聊起过这事儿,她倒是觉得无所谓,但我真过不去这事儿。管虎:我怎么听这话那么讨厌啊,谁怎么就老了。
但我在疫情期间喜欢上了调鸡尾酒,乐趣横生啊!就跟着网上教程学的,后来买了一堆东西——各种基酒、各种设备开始调不同的酒,然后逼着别人尝,让说好。(大家反馈如何?)赞不绝口,当然真的假的就不知道了。管虎:老了?就连胡子白了我都没觉得老。但前段日子,我不是天天跑步吗,膝盖有点儿不舒服。我年轻时打篮球打得太厉害了,我特别懂这是不可逆的,怎么休养都有问题。这个身体信号一出来,哎呀,确实不服不行。还有就是这花眼,挺讨厌的。因为视线最影响你直观看到的很多东西,比如看手机、看书,看电影什么的,还有开车。但还好原来我散光,所以没那么严重。管虎:那就是毛主席说的,“胜利往往在于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出自《论持久战》)。这个“再”很重要。管虎:我觉得这话有点儿道理,也有点儿扯淡。
就像我们最早站在罗密欧朱丽叶这一边反抗父权,但随着年龄增长有了孩子以后,就改而站在爸妈那边,觉得罗密欧朱丽叶不靠谱儿。所以这我没法说,只能根据个人的生长条件、性格、教育背景,自我去判断。老人自然有他的道理,但年轻人也该走些弯路,所以没有对与不对,很难判断。管虎:捡直走,还有身心健康,这是最重要的。
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人物摄影 郭延冰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