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柯管电子监控,尼采做HR:这是一家不太正常的公司

2021-01-30 00:45:59

困扰哲学的一大问题是,哲学家们的思考只有极少一部分能够直接应用到生活中,很多观念只能用于读者自身思想的建构,并不能直接转化为可见的产品。这也是为何在19到20世纪,那些赫赫有名的哲学家多是出身于富裕家庭的原因。

那么,如果让历史上不同历史时期、不同思想体系的哲学家们,穿越时空,聚在一起,开一家公司,这个公司的职场氛围会是什么样的?法国哲学家夏尔·佩潘和漫画家朱勒合作的《柏拉图上班记》做了一个大胆的设想,然后,这家公司的画面就犹如游乐场一般,充满了混乱与欢笑。
《柏拉图上班记》,[法]朱勒、夏尔·潘佩 著,周金 译,后浪|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20年7月。
原文作者|[法]朱勒、夏尔·潘佩
摘编+撰文|宫子
人力资源总监:尼采

让尼采来当公司的人力资源总监有点可怕——但在哲学家里他也许是最适合这个职位的。他会非常在意员工的“超人”意识,最大程度去激发员工的潜力,另外,作为《善与恶的彼岸》的作者,作为人力资源总监的尼采可以不断提醒人们,企业不是福利机构——它的目标就是盈利,而不是善对恶的胜利。
用尼采作为人力资源总监,那么这些事至少是清楚的:总的来说,道德是不存在的!所谓善恶普世价值观纯粹是杜撰的;善恶普世价值观不是创建的,而是从谱系意义上形成的,在《道德谱系学》中,尼采认为这种价值观是历史中的某个阶段、由掌权的人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他人的。这难道不是“企业伦理”的最好定义吗?
总经理顾问:马基雅维利 

马基雅维利知道权力为何物。他以前是美第奇的顾问,现在,他在思考公司的老板身边工作可不是偶然的。这是一个理想的岗位,有利于区分大人物的权力和其他人的权力,正像他在《君主论》中着力定义过的那样。
狐假虎威的关键在虎威,伟人的代理人仍是和其他人一样的小人物——马基雅维利深知这一点。思考公司的员工误以为马基雅维利的权力很大,而实际上,老板顾问也没有什么比取消一次会见更大的权力。他们自以为权力很大,实际上并非如此。他的迎面是一堵高墙——他没有什么可代表。
正如他此后关于权力的著述更加神经质,更加集中,也更加急躁。他紧扣新章节的、甚至书名的要点进行写作:“小人物为什么越来越小?”
这得问紧紧围绕大人物工作的总经理顾问自己了。
电子监控和安全负责人:福柯

在很多企业中,控制不是随意的,而是十分科学的。这种控制不是依据老板出现的次数,也不是依靠密探的效率,而是依靠高科技信息系统。
作为一个洞察入微的理论家和历史学家,他远在毛遂自荐进入思考公司之前就明确地指出,社会控制无时无处不在,比方说,不仅仅在医院以及军营,还在我们准备登上飞机航班的时候。这种经常性的权力控制是十分关键的,所以不难想象福柯改变主意把他的科学推荐给出价最高者。这就是思考公司。他毫不费力就说服了老板,把他对员工进行全面监控的系统搬了进来,并且说明这种监控系统本质上是一种哲学:这是在实施他所谓的古希腊式“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规划。
跑腿的人:伯纳德-亨利·列维

工作的世界,就是“紧急”的世界。你们会收到很多电子邮件,上面用黑体字标明了“不急”的字样吗?
大公司和行政部门的急件“专制”现象很好解释,那就是:跟在“紧急”后面跑,就是什么都有用,就是越快越好,就是可以信赖可以指望:一副忙碌样儿成为成功的外部象征。
伯纳德-亨利·列维自诩为萨特之子。他们拒绝智者们在象牙塔里养成的懒散,这样的智者不走下来评判鲜活的事件。哲学家可以说是勇敢地介入这种评价。正如他之前的萨特那样,列维用笔书写事件,从中剥离出他的意义——可耻的倒退,抑或是有益的进步。从电视台录制室到杂志但如此勤快的哲学家,做起跑腿工作来,应当是靠谱的。
销售部门:伏尔泰与卢梭

受益人很容易定义自己的职业:比方说做床头柜,或者开一家棍子面包店。他自己的产品摆在他人面前,他就能得到他人的认可。
而企业中的干部没有这么幸运。他们和其他人一起工作,通过层层中介,接力的接力,个人的作用很难显示出来。他们很难知道自己的那部分作品是什么样。而商人摆脱了这种悲惨的命运。商业是个可以度量的职业,谁都明白这一点:销售。商人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奋斗,他不会打错了仗。
所以,伏尔泰和卢梭之间的激烈竞争就不是什么怪事了。他们两人都没有放弃自己的事业。那时,尽管他们之间有分歧,但是他们在一起战斗,为的是让光明战胜蒙昧,让理性战胜迷信。他们成功地成为了一家公司的员工(18世纪启蒙主义运动公司),同时又忠于自身。我们的观点可以不同,甚至完全不同。但是,由于我们本质上一致,所以这些不同有权得到表达,这种不同在理性的话语中也应该得以体现。
看到两个销售部门的员工为了伟大的业绩而激烈争夺,公司的老板应该是欣慰的吧。
创意设计:第欧根尼

没人能让这位创意设计员工老老实实地坐在工位上——他必须呆在自己隐蔽的木桶里,谁也不能侵犯。 开放办公空间表面是为战胜“冷漠”,实际上是一种全面监控,是一座自称天堂的地狱。不能给爱人打电话,不能在电话里说悄悄话,因为所有人都能听到。不能说公司的坏话,哪怕是开玩笑,因为大家都竖着耳朵呢。一边抠鼻子一边审阅重要文件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所有人都会看着你。
在思考公司,重新布置开放式办公室引起了一些奇怪的反应。本来喜欢它的人厌恶它,厌恶它的人却欣赏它。第欧根尼很可能喜欢概念,他曾经总是生活在他人的眼光下,无视羞耻心。可是他认为这是对自己特权的挑战和威胁。事实上他想成为唯一一个在他人面前干隐私之事的人。开放式办公室无疑可以造就一大批小第欧根尼。
管理人员:斯宾诺莎

每位老板都深知:真正有才能的老板,无论在场和不在场,公司都能很好地运营。无论他在伦敦开会,还是在意大利度假,员工们都能感到他的存在。一种不在犹在的方式是:老板不在场时却真的能同时也在场。那就是人们所谓的“示范性”。老板的几次在场,他的一言一行随时都在激励着他的员工。简而言之,当老板从七楼下来的时候,他就会注意自己的示范性,说一些管用的话。一再重复几遍——就像上帝那样(至少像上帝的儿子那样)。 斯宾诺莎知道这一点,他是个头脑清醒的人。他知道人们更喜欢听到另一种说法:不在场者真的不在场,在场者真的在场。所以他是什么就说什么。他说上帝(老板)不过是一个幻象,是一个古老谎言的记忆;他说,所谓上帝不过是自然而已。他这样说,他这样揭示。 对于老板来说,这位管理人员可能不会太讨他喜欢。
彩蛋:
蒙田究竟是个散文家还是哲学家?总之他在思辨上的才能极其不稳定,他在随笔中进行尝试,却并没有固化的才能与稳固的思想体系。
也正是因此,在周围全是哲学家的思考公司里,可怜的蒙田已经在“试用期”上工作了35年了。他什么时候能转正?我们永远不会知晓。 这就是《柏拉图上班记》中所描述的“思考公司”了。还有很多没有提到的哲学家,比如让“解构主义”的德里达去负责维修复印机,让卡尔·马克思当工会代表,让本雅明去复印室工作,让莱布尼茨当会计,还有让能在东方市场拓展思考业务的两位客户经理——孔子与克尔凯郭尔。你还能想到让哪位哲学家来这家公司做一份啼笑皆非的工作呢?
原文作者 | [法]朱勒;夏尔·潘佩摘编 | 宫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