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珠:演张鲁一妈妈真难,回到国内演戏也是最难的

2021-01-27 23:32:50

<的母亲赵姬,却引发了质疑。
“可能当你看完最后一集,再看这个女人,就能明白她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
日前,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朱珠说,她把赵姬的一生变换成四个不同的女性去诠释,也是想通过自己的表演颠覆以往对其脸谱化的描述,“她就是喜形于色,不藏着掖着,甚至有一点点的傻白甜。”
朱珠

赵姬不是荡妇,甚至有点儿傻白甜
赵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历史记载中大多把她描写为擅权的皇后。但朱珠觉得这样演太脸谱化了,“我不算女权,但我觉得这对那个时代的女性很不公平,一个人,连名字都不被人知道,你又怎么能知道她的性格呢?也没有人真正关心她做这些事的前因后果。”
朱珠曾问过导演和制片人,他们也不希望像以往的艺术作品中那样把赵姬脸谱化,荒淫无度、擅权。其实,在最初的剧本中也有一些笔墨,描写邯郸时期赵姬如何保护小嬴政,母子如何度过艰难时期,“不过因为篇幅原因,被删减了很多。”赵姬带着嬴政回到秦国后,早早守寡,儿子嬴政的心思都在朝政上,一心统一六国,和妈妈的关系也越来越疏远,吕不韦怕惹祸上身,也一直和赵姬保持着距离,“她一个人在深宫非常寂寞、孤独。”
《大秦赋》剧照

遇到嫪毐后,嫪毐给她带来的体贴,包括两个人后来过起了小日子,填补了赵姬内心最深处对生活的渴望,“所以她愿意放弃一切,或者说是和一切作对。”朱珠希望把赵姬塑造成一个真性情的人,敢爱敢恨、喜形于色,没有很深的城府,还有一点儿意气用事,“甚至有一点点傻白甜。”
但这并不妨碍赵姬同时也是一个善于展现和利用自己美色的女人。剧中,有很多赵姬撩拨男性角色的场面,朱珠说那肯定都是赵姬有意为之的。因为她是一个美而自知的女人,“因为她美,所以她成为吕不韦交换权利的工具;因为她美,所以嬴异人六年都没有忘记她,并且在她回到秦国后就把她立为皇后,她知道自己美,而且这是她唯一的长处,也是她唯一的工具。”
有网友评价赵姬卖弄美色过于直接,朱珠说这正是她直肠子的表现,故意演得不那么隐忍。“她就是喜形于色,不藏着掖着,这也是我喜欢的一种人,我不会喜欢那种表面很良家妇女,背地里男盗女娼,再去利用、操控这些男人,我不想把赵姬演绎成那样的女人。”
把她的一生,当成四个不同的女人演
电视剧《大秦赋》一共78集,赵姬从头到尾贯穿全剧,对于朱珠来说,出演赵姬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她给自己找到了一个更为得心应手的方法,那就是把赵姬的一生当成几个不同的女人去演。
在邯郸时,赵姬是个泼辣的女人,为了保护儿子可以做任何事,在很多被删减的片段里,赵姬会为了嬴政在街上和人打架、骂人,抄家伙追打别人。同时她也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在那段苦难的日子里,遇到冬儿,还愿意把她带在身边,当女儿养。而后赵姬被送到秦国,从一个布衣成为王后,又是另一种感觉。直到她成了太后,和嫪毐在一起,被嬴政吓得以为自己的“小家”不保,神经兮兮、开始黑化。
《大秦赋》剧照

而在年龄感这件事上,朱珠并不担心。毕竟剧中,赵姬从二十几岁到最终薨逝时都不过五十岁,这个阶段的女性在容貌上差距不是特别大,“既没有小女孩十几岁的阶段,也没有老态龙钟的阶段。”
《大秦赋》云集了段奕宏、张鲁一、辛柏青等实力派演员。开播后,对比同剧的其他演员,一些网友对朱珠的表演方式提出了质疑,朱珠说,她知道大家会质疑她的台词、包括整个人的状态,关于这一点,她与导演、制片人也讨论过,“他们是接受的。赵姬在整部剧里,色彩太鲜明了,可能会让一些观众不舒服。但首先我还是要承认,在一部汇集了这么多优秀演员的作品里,我的台词和表演确实有些不足,略显逊色。但回头看每一场戏,在一些场次的表演中,对细节的处理其实是经得起推敲的,当你看完最后一集,再看这个女人,你就能明白她为什么做出这样的选择。”
朱珠并非科班出身,没接受过院校里专业的训练。“我所学的表演体系是方法派,它追求的是一种真实的,有血有肉的表演。我希望把一个战国时代的太后,演成一个大家都能感同身受、有血有肉的人,所以呈现出来的基调跟大家有一点儿不同,也是想给历史正剧的观众带来不一样的感觉。”她希望可以在观众接受的范围和自己对表演的理解中,找到一个平衡。“因为我最终还是要做自己,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做到最好。”
演张鲁一妈妈,想压住他的气场很难
张鲁一比朱珠大几岁,但在《大秦赋》中,朱珠却要演张鲁一的妈妈。朱珠说,最初她也觉得很震惊,甚至有些不可思议。但她能理解这是没办法的事,作为一部讲述大秦帝国、统一六国历史的剧集,秦始皇肯定是一个重要角色。历史上嬴政很关键的时间节点,无非就是3岁和父亲分开,开始颠沛流离的生活,9岁回秦国,13岁被立为太子,19岁称帝,22岁亲政。
电视剧《大秦赋》中,朱珠与张鲁一演一对母子。

“秦始皇亲政的时候,吕不韦、嫪毐都解决了。从13岁到19岁之间,是有很多事情发生的,不可能真的让一个未成年的小朋友去完成。所以,现在这种处理方式,我还是很赞同的。”
拍摄过程中,朱珠和张鲁一都会格外注意细节上的处理,尽量让剧情合理化。“比如张老师演13岁的阶段,就真的把自己当成一个小孩的肢体感去呈现,包括说话也显得很童真的样子,我觉得这还挺不容易的。”而朱珠,也会在角色年纪微长后,故意把声音降低,并在状态上显得严厉一些,两个人对话的时候,张鲁一基本上都会蹲着或跪着,“我们会尽量通过细节去调整,看起来更像是母子。但还是挺难的。我是希望气场上能够压一压他,但张老师气场确实很强,我压他可能也看不出来。”朱珠苦笑着说。
“但是你说谁演他母亲合适呢?很难找到一个既能演他母亲又能演赵姬的人,所以能演赵姬也是我的幸运。”

——人生事——

做顶流、冲热搜,这些都不需要
青少年时期的朱珠,不但人长得好看,学习也不错。父母一直希望她能按部就班地考大学,未来找个不错的工作。
朱珠

朱珠大学学的是电子信息工程,她对此没太大兴趣,“我一直在思考,未来我会干吗?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吗?”
每到寒暑假,朱珠都会做各种社会实践,体验不同的工作,比如公关公司、杂志社,还有一些非政府组织的慈善机构。大三大四的时候,也有星探找过朱珠,包括学校里会有学长介绍她去拍杂志,她也因此认识了很多做媒体的朋友,觉得这一行还挺有趣的。
在知名时尚杂志2011年,在家人的推荐和帮助下,朱珠参演了人生的第一部电影《我知女人心》,“其实当时大家都没觉得我可以,就是让我体验一下,演个小角色,跟群演差不多,想着演得不行,就直接剪掉。”没想到这一试,朱珠发现自己还挺喜欢演戏的,并结识了一些选角导演。因为语言优势,她很快接拍了电影《铁拳男子》和《纽约客@上海》,之后签约了美国经纪公司。
《我知女人心》是朱珠第一次演电影。

“很多人觉得好莱坞怎样怎样,我一直在那边拍戏,对我来说在好莱坞得到角色、试镜成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反而打入国内主流的电影、电视剧市场是最难的。”
两年前,朱珠的经纪人转行,她转而签约了国内的经纪公司。“其实,今年已经是我做演员的第十年了。”但她一直都没想着要“红”成什么样,“名气和流量是把双刃剑,还是希望做好演员,把它当成一个职业一直做下去。当明星、冲热搜、做顶流,这些我都不需要,别人给我一个不错的待遇,我有戏拍、有钱赚就够了。”她说,很多女演员到了她这个年纪都不愿意接妈妈类的角色,但她无所谓,她会演妈妈,之后还会演奶奶。
关于美——朱珠:这么多年我试过很多方法,最管用的就是“轻断食”。我每天吃8个小时,断16个小时。比如早上10点开始吃,下午6点之后就不再吃任何东西了,在可以吃的8小时里,基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当然不能暴饮暴食。睡前3个小时、起床后3个小时,以及睡觉的10个小时都不吃。这是美国的一个医生推荐给我的方法,很多好莱坞明星都在用。
朱珠
朱珠:挺开心的,但是也挺莫名其妙的。最早是因为2012年我在《纽约客@上海》里的一张剧照,被评选上的。那个时候,他们认识的中国女明星也不多,就把我选进去了。刚开始没当一回事,现在觉得要是哪一年没选上还挺丢人的,但其实这本来也不能代表什么。
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艺人供图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