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的时间和现实中的一样快吗?

2021-01-11 16:28:58

大多数人都经历过这样的窘境:当闹钟响起的时候,立刻按下暂停开关,缩回温暖的被窝里继续打盹,当我们再次醒来的时候,往往发现时间已经流逝,甚至因此错过了早上去公司的班车,或是朋友间难得的聚会。唉,为什么时间从不歇歇脚,与我们一起打会盹呢?
当我们悔恨交加的同时,也会回想刚刚睡着时做的梦。梦里的情景千奇百怪,有些与生活相关,有些是超现实,还有些纯属噩梦。有一个问题一直在那里,却很少被人提起:梦里的时间和现实中的一样快吗?

撰文丨李永博
现实五分钟,梦境一小时

梦境中的时间,远比现实时间流逝得更慢。这是我在思考这个问题时的第一感觉。很多时候午后小憩半个小时,就能经历一段很长的梦境。有时在梦中“感受”了几十年的岁月蹉跎,忽然醒来看见熟悉的天花板,才茫然若失地意识到只是一场梦。与一些朋友探讨后,我发现自己对梦中时间的感知也是身边很多人的体验。
经典文学对梦境的描述,似乎为我的判断提供了更多依据。唐代传奇小说《枕中记》描述了“黄粱美梦”的故事,讲的是唐开元时期的一名叫卢生的书生落榜之后,垂头丧气回家。一天在邯郸的旅店里,卢生遇到了吕洞宾,吕仙人就给了他一个瓷枕。卢生睡在瓷枕上就入梦了。在梦里他迎娶了大家闺秀,中了进士,一路高升,最后成为为户部尚书兼御史大夫、中书令,封为燕国公,他的五个孩子也是个个高官厚禄。
卢生在朝枚之年寿终正寝。断气之时,卢生一惊而醒,这才发现饭馆主人煮的黄米饭还没熟呢,而他明明已经历了荣华富贵的一生,连每个孩子的名字、每一次升官的场景都历历在目。
与“黄粱美梦”相似的“南柯一梦”典故也来自一本唐代传奇小说《南柯太守传》,讲述了淳于棼做梦到大槐安国做了南柯郡太守,享尽富贵荣华,醒来才知道是一场大梦。原来大槐安国就是住宅南边大槐树下的蚁穴,南柯郡就是大槐树南边的树枝。虽然只是一场空欢喜,却似只在须臾之间感受了历经沧桑的人间冷暖。
“世上只半日,梦中二十年”的感受,也在《红楼梦》描述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的场景中得以体现。贾宝玉在太虚幻境中游玩奇景,一口气就听了十二支曲子。值得注意的是,贾宝玉做梦之前,书中提到秦可卿吩咐小丫鬟们,好生在廊檐下看着猫儿狗儿打架。而宝玉从梦中惊醒后,又道:“却说秦氏正在房外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可见,意思是曹公深知梦中时间的秘密。宝玉在梦中如同过了几日,而在现实中却是一句话都没说完的瞬间。
电影《盗梦空间》(2010)剧照
与此同时,诺兰还为电影中的超现实世界做出了一个设定:时间可以在梦中膨胀,随着梦境越来越深,时间流逝的速度越来越慢。比如在第一层梦境中,时间慢了12倍,在第二层,时间又慢了12倍,相当于比现实中慢了144倍,而在第三层,时间的速度竟比现实世界慢了1728倍。
诺兰在纪录片《梦:潜意识的电影》中也提出了自己对梦境时间的理解:“我一直觉得我的大脑运转得比现实中要快。在我看来,时间在梦中流逝得更慢,我会昏昏欲睡10分钟,但我会做1个小时的梦。”人脑的潜力在睡眠时被释放,人脑的运作加速,所以在主观上,梦境的时间就变长了,这是诺兰与《盗梦空间》对梦境时间的解释。
用科学探究梦境时间之谜
人在梦境中的时间变得更长,后来研究者把这种体验称为“时间扩大效应(Time Dilation Effective)”。为什么我们感觉时间在梦里流逝得更慢呢?各类学术研究对此并没有得出一致的结论。
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中记载了很多梦例,不少梦例的梦境时间与现实时间存在着不小的差距。其中有一个非常知名的梦例,做梦者的梦境中出现了法国大革命时期的种种杀戮景象:他在梦中被带上了法庭,在那里他看到了罗伯斯皮尔、马拉等法国大革命时期的英雄人物。他为自己辩护,并没有博得同情,在经历了很多说不清楚的事件之后,他被宣判死刑,好多人簇拥着他走向刑场的断头台。他被刽子手绑在木板上,木板翻起,铡刀落下。他感到自己身首异处,然后在极度害怕中醒来,发现床的顶板落下来了,正好砸在颈椎上,就像梦中铡刀砍他的脖子那样。
围绕这段奇特的梦例,后人产生了很多猜想。一种猜想认为,在被砸醒前,做梦者是在随意地做梦。碰巧在被砸中的瞬间,梦中情节正好进行到“铡刀落下”。换言之,梦境时间与现实时间的一致完全是巧合。
另一种猜想则认为,整个梦的过程都是在他被床的顶板砸中的瞬间发生的。因被砸中的刺激,他的脑海中产生了这个梦。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从感受到外界刺激开始做梦,到被外界刺激惊醒,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如何产生这么丰富的梦境?
《梦的解析》,作者:[奥]弗洛伊德,译者:孙名之,版本:商务印书馆2020年6月。
还有一些学者则通过研究“清醒梦”来试图揭开谜团。所谓“清醒梦”,就是那些可以控制自己沉睡的大脑,操纵自身梦境的人。人类通过清醒梦对沉睡的大脑进行的观察已经超过了100年。生活于19世纪的法国侯爵德埃尔韦·圣德尼被认为是早期梦境的研究者之一,他在13岁时就发现自己拥有操控自己梦境的能力,此后数十年间都在反复测试沉睡中大脑的极限边界。他在梦中尝试了出轨,甚至从大楼跳下以体验死亡。
当代研究者通过研究“清醒梦”测试梦境中自我意识的水准。瑞士伯尔尼大学教授Daniel Erlacher开展了一项实验,邀请了一些有经验的“清醒梦”受试者来到他的睡眠实验室,并完成各种任务,比如:一旦他们从梦境中清醒,他们需要步行10步,数到30或描述一个常规动作的具体步骤。
为了记录这些行动持续的时间,记录者用眼球的活动来代替静止的身体。通过这种方式,受试者可以转动他们左右眼的眼球来释放行动开始和结束的信号。在这个过程中,实验室也会测量他们大脑的活动和肌肉的运动,以确保他们不是假装睡着了。
根据Erlacher的实验发现,受试者会用高于现实生活中一半的时间来完成这些常规活动,而他们却并没有意识到这些行动在梦里已经变成了慢动作。受试者自认为梦境里时间流逝的感觉和现实中一模一样。
另外一些研究则提出了相反的观点。睡眠研究员威廉·德蒙特(William Dement)进行了多次研究,他发现人在做梦时眼睛在眼皮下快速移动,所以他能够通过观察睡眠者的快速眼动,来监测他们的睡眠并记录梦的长度。在记录这些信息之后,德蒙特会叫醒做梦者,让他们写下最近一次梦的描述。他认为较长的梦比较短的梦需要更多的词语来描述。通过实验结果,德蒙特认为,梦中的时间与现实生活中的时间几乎完全相同。美国心理学家斯蒂芬·拉伯奇(Stephen LaBerge)则用多导睡眠图来测量实验对象的大脑活动、肌肉张力和眼球运动,有了这些信息就能知道一个人处于哪个睡眠阶段。根据他的判断,做梦与清醒时的时间流逝速度是一样的。
电影《盗梦空间》(2010)剧照。
如果梦境时间与现实时间是一致的,为什么我们会有梦中时间变慢的错觉呢?研究者认为,梦境时间变长,实际上是因为人脑在睡眠时运转变慢,因此梦中的事件很难组织起连贯的逻辑线索,因此我们回忆的梦境常常是“闪回式”的,由跳跃性的片段组成而缺少细节。
在梦境中,大脑可以在瞬间将许多情景在梦境之中实现,许多毫无联系的场景和事件可以拼接在一起,因此人们常常感觉自己做了很长时间的梦。就像一部电影只需要90分钟就可以讲述跨度20年的故事,并不是因为电影在快进播放,而只是电影的情节省略了多余的细节。
遗憾的是,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很难有定论。当代科学告诉我们,人类平均每晚会做3到5个梦,有的人睡觉期间做梦的数量高达20个。而在长达8小时的完整睡眠中,大部分的梦往往发生在2小时的快速动眼睡眠期。科学实验只能捕捉受试者能够回忆的梦境,而大部分更多的梦境将随着我们醒来而被彻底地忘却。
撰文 | 李永博


标签: